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及应对措施认知的现状调查

时间:2020-09-08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调查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现状。方法:采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和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的调查问卷,调查某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263名临床护士。结果: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均分在7.8以上;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是否接触过或护理过失独父母的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P<0.01);是否听说过失独父母和是否接受过失独护理培训的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P<0.01)。结论: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的认知水平高,应发挥护士在失独家庭关爱中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护士 失独家庭 困境 应对措施 认知

  失独家庭指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夫妻双方生育的唯一子女由于疾病或意外不幸去世,且夫妻不能或不再生育也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1]。从广州通过人口普查、抽样调查数据和计算机仿真技术分析,预计2050年我国失独家庭总量将达到450万[2]。失独家庭这一全国性的社会问题,在湖南省也非常严峻,2010年湖南省登记在册的失独家庭数量为1.66万户,2015年已达2.73万户[3]。失独家庭面临经济、精神、养老、医疗和社交等多种困境,存在医疗、养老、经济帮扶、生活照料及心理慰藉等一系列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弱势群体,需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与重视[4]。目前,针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的研究较多,但主要聚焦于失独者本身,而护士是整个医疗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护理失独者的主力军,她们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的认知会影响其护理态度和行为。故本研究旨在调查临床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和应对措施认知的现状,分析其影响因素,以期为改进失独者的护理提供参考依据。现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2020 年4月1日~5月31日,便利抽取湖南省某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自愿参与本研究的临床护士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在职的注册护士;②从事临床护理工作1年及以上。排除标准:①实习、进修护士;②妇产科、儿科及新生儿科护士。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①一般资料调查表:由研究者自行设计,包括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职称、 职务、工龄、是否独生子女、是否听说过失独家庭、生活和工作中是否接触过失独家庭,是否愿意参与失独家庭关爱活动等。②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认知的调查问卷:研究者在查阅文献的基础上,咨询专家后形成。该问卷包含3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的认知,共18个条目,涵盖经济、精神、养老、医疗及社交等方面;第二部分为困境影响因素的认知,共7个条目;第三部分为应对措施的认知,共11个条目。参照张淑等[5]编译的血液透析护士对患者服药依从性认知和行为调查问卷的计分方法,各条目采用 Likert 10级评分法,1分表示“完全不同意”、10分表示“完全同意”,≥6分表示比较同意,≤5分表示较不同意。分值越高,表示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水平越高。便利选取24名内分泌科护士进行预调查,测得该问卷的Cronbach′s α系数为 0.815。
  1.2.2 调查方法
  采用电子问卷进行调查。首先取得各科室负责人的同意,由负责人转发至本科室护士群进行填写。问卷前言说明调查目的、填写方法及咨询电话。问卷设置了每题必须回答才能进入下一题的作答方式,以保证问卷填写的质量。本调查共回收问卷270份,有效问卷263份,有效率为97.4%。
  1.3 统计学方法
  在问卷星后台收集数据后,采用SPSS 24.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xˉ±s表示,非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采用中位数和四分位间距表示;计数资料采用频数、率和构成比表示。不同特征的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的认知得分情况采用Mann-Whitney或Kruskal-Wallis非参数检验。以P<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及应对措施认知得分情况
  本研究共调查了263名护士,均为女性,年龄23~55(32.52±6.22)岁,工作年限 2~35(11.23±6.94)年,所有的护士都愿意参与失独家庭关爱活动。本调查结果显示,各部分条目均分为:面临困境 8.28(6.78,9.67)分,影响因素 7.86(6.14,9.43)分,应对措施9(7,10)分,各条目得分情况见表1。
  表1 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认知得分情况
  

  
  2.2 不同特征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得分比较
  见表2。
  表2 不同特征护士对于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得分比较[M(P25,P75)]
  

  3 讨论

  3.1 护士对于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很高
  本调查结果显示,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均在7分以上,得分最高的条目是“失独家庭失去了血脉延续和情感寄托,容易产生自责、焦虑、抑郁、孤独、空虚、恐慌等心理”(M=10),80%以上的护士都认为失独家庭会面临经济、精神、养老、医疗及社交困境,而失独年限、婚姻状态、经济收入、躯体疾病、受教育程度、社会支持及是否有第三代会影响失独家庭的困境和生活质量,并且认为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供差异化救助,以帮助他们解决困境,与大多数学者的观点和建议相一致[1,4,6-7]。可能的原因是随着社会对失独家庭的关注,护士也通过各种方式了解了失独家庭这一弱势群体,而且条目中涉及的经济、精神、养老、医疗及社交等困境,对护士而言都非常容易理解和认同,因为平常面对的患者也经常会存在这些问题。针对失独家庭的调查也显示,失独家庭父母的生理机能、生理职能、一般健康状况及情感职能远远低于全国同年龄段水平[8],患病比例及抑郁程度较高,由于担心提及子女问题,失独家庭成员不愿意与原来的同事、朋友、邻居等交往[9-11]。有研究显示,婚姻状态、月收入是失独家庭社会支持状况的影响因素[12]。而社会支持程度较高的失独家庭父母更倾向于选择机构养老家[9]。因此,要重点关注经济困难,社会支持度低的失独家庭。部分省市通过逐步提高慰问金,提供医疗便利,购买住院护理补贴险,关爱心理健康,加强日常照护等一系列措施,有效地帮助了失独家庭[1,7]。
  3.2 不同特征护士对于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不同
  本研究显示,曾经接触过或护理过失独父母的护士,3个部分的得分更高,说明她们在接触或护理失独父母的时候,更能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他们的困难与不便。曾经听说过失独家庭或接受过失独护理培训的护士,也更能理解失独家庭面临的困境,从而认可为有效的应对措施,提示可通过真实的案例提高护士对失独家庭的共情能力,并且加强失独护理培训,特别是如何为失独家庭父母提供有效的心理支持和心理慰藉。因为失独父母的生活困难和缺乏照料等问题,可以通过经济资助和照料资源解决,精神上的创伤却很难愈合,而目前我国心理卫生资源还很不足,服务水平存在很大的差距[13]。
  3.3 发挥护士在失独家庭关爱中的重要作用
  本研究显示,所有参与调查的护士都表示愿意参与失独家庭关爱活动。参与失独老人护理的人员包括有专业职称的护士、劳动保障部门认证的中高级护理员、初级护理员和家政服务员,护士具有丰富的理论基础和临床经验,可以负责培训和指导中高级及初级护理员[14]。2019年1月2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互联网+护理服务”主要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护士,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以“线上申请、线下服务”的模式为主,为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的护理服务,重点对象是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目前我国失独父母由于各种原因,仍以居家养老为主,机构养老为辅,随着“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普及,护士可以上门为失独家庭提供皮下注射、肌内注射、静脉注射,伤口、导管、压力性损伤、造口等专业护理,以及健康教育、心理慰藉等服务。
  本研究结果显示,护士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的认知得分很高,曾经接触过或护理过失独父母的护士得分更高,表明护士认同失独家庭存在各种困境并且支持目前针对失独家庭面临困境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在帮助失独家庭应对各种困境的过程中,护士同样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另外,本研究只调查了1所三级甲等医院的护士,可能存在样本代表性不足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熊亮,陈岳堂.我国失独家庭问题研究回顾与展望——基于2001年以来国内文献资料[J].辽宁行政学院学报,2019,21(6):52-57.
  [2] 王广州.中国失独妇女总量、结构及变动趋势计算机仿真研究[J].人口与经济,2016,37(5):1-11.
  [3] 徐慧娟,刘苗.失独家庭的养老保障制度的完善——以湖南省长株潭地区为例[J].智库时代,2020(1):33-34.
  [4] 许才明,荣超,谭建刚.失独家庭医养结合服务研究进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16):49-54.
  [5] 张淑,王建宁,周松,等.血液透析护士对患者服药依从性认知和行为的现状调查[J].中国护理管理,2020,20(1):130-135.
  [6] 程娟,牛原,刘芳.老龄化背景下中国失独老人的养老风险及其保障问题[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7):1775-1777.
  [7] 王景迁,方卫.失独家庭社会救助现状与对策研究[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56(5):77-86.
  [8] 郑志坚,张伟东,马娟,等.失独家庭父母身心健康状况与生活质量的对照研究[J].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15,33(1):86-90.
  [9]荣超,赵峰,谢蓉蓉,等.失独家庭父母的养老意愿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16):1949-1953.
  [10]樊宏,郑丽杰,冷志伟,等.失独家庭父母的心理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16):1944-1948.
  [11]吴润方,熊紫薇,朱兴涛.城镇失独老人精神养老现状及对策研究——以J省C市为例[J].改革与开放,2016,31(16):81-82.
  [12]朱晨曦,常明,周影.等.失独家庭父母的社会支持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16):1938-1943.
  [13]刘天俐,宋新明,程飞达,等.家庭和社会资源对失独老人心理的影响——基于需求层次论的视角[J].人口与发展,2019(4):87-93.
  [14]李倩,贺连香.加强失独老人护理工作的探讨[J].护理学杂志,2013,28(4):84-85.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