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与乳腺癌

时间:2020-08-27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乳腺癌是女性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在中国女性是常见恶性肿瘤的首位[1-2]。2015年中国乳腺癌发病率为37.86/10万,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为10.32/10万[3]。乳腺癌发病原因目前研究认为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乳腺上皮细胞是各种致癌因子的作用下异常增殖,而促进乳腺癌的发生[4]。雌激素暴露时间延长是发生乳腺癌的危险因素[5]。其中,乳腺癌与甲状腺疾病间关系很密切。乳腺、甲状腺二者均属于激素反应的器官。二者同属于受下丘脑一垂体腺体轴调控的激素受体敏感性器官,他们之间往往会通过一些调控的交叉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其中乳腺癌与甲状腺疾病的关系早在19世纪就引起西方学者们的关注,陆续有文献报道乳腺患者中甲状腺疾病发生率明显高于正常人群。

  1 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TPOAb)与乳腺癌

  关于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与乳腺癌的关系一直存在争议[6],一些学育认为甲状腺自身抗体会增加乳腺癌发生风险[7,8],然而一些学者则认为甲状腺抗体是乳腺癌的保护因素[6]。曾斌等[7]采用美国卫生保健质量和研究机构(AHRQ)推荐的横面研究文献质量评价表对纳入的3059篇相关文献,进行Meta分析,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合并后总的OR=2.66(95%CI:1.93,3.68),表明TPDAb阳性者患乳腺癌的危险是甲状腺功能正常者的2.66倍(Z=5.920,P=0.000);亚组分析结果也表明,欧洲及亚洲乳腺癌患者血清TPDAb高于健康人群。而合并后的TGAb与乳腺癌的Meta分析,OR=2.30(95%CI:1.67,3.18),表明TGAb阳性者患乳腺癌的危险是甲状腺功能正常者的2.30倍。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是(CLT)中甲状腺癌发生率为5%~17%,比普通人群高3倍[8]。Smyth等[9]认为TPDAb判断乳腺癌预后的价值不劣于腋窝淋巴结转移、瘤体大小等。但二者的因果关系尚未清楚,有些学者试图解释二者的因果关系提到:两个组织均表达钠/碘同向转远体(NIS)、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等共同抗原,乳腺组织表达率较甲状腺低,介导氧化碘的吸收导致乳腺癌的发生[10-11];另外在甲状腺和乳腺组织中也发现了NIS、TPO的mRNA表达及相关蛋白[12-13]。乳腺组织表达MS需要在催乳素、雌激素、催产素的共同作用,癌组织表达率高于周围正常乳腺组织[14]。

  2 甲状腺激素与乳腺癌

  甲状腺激素参与调控机体的生长发育,与细胞的增殖、凋亡密切相关,甲状腺激素水平异常可影响垂体前叶泌乳素的分泌,泌乳素是参与乳腺癌发生发展的重要激素[15];Hoffman等报道,乳腺癌的发生可能与甲状腺激素水平有关[16]。乳腺是一种激素反应性器官,其生长发育与甲状腺激素水平有关[17],其分化程度亦与甲状腺激素调节机制相关[18]。Mazurek等研究认为,甲状腺功能减低可提高乳腺癌的发生风险[19]。岑福俊等[20]研究显示,乳腺癌患者的血清T4、FG水平明显低于健康体检者,这可能是甲状腺抑制物促进后T3、T4降解而导致T4水平下降;本研究还发现,乳腺癌患者的血清TSH水平明显高于健康体检者。这可能是由于甲状腺素在肿瘤细胞增殖过程中,通过作用乳腺癌细胞表面受体,激活促分裂原活化的蛋白激酶通路,使细胞核表面的雌激素受体磷酸化,介导雌激素受体表达,进而促进乳腺癌细胞的增殖[21]。但未见T3、TT3、T4、TT4水平与不同病理类型、肿瘤大小和乳腺癌合期相关,但TS4水平与乳腺癌的TNM分期有关,晚期乳腺癌患者的TSN水平更高。

  3 甲状腺癌与乳腺癌

  好甲状腺癌与乳腺癌是发于女性最常见的两种恶性肿瘤,在中国女性乳腺癌发病率是常见恶性肿瘤首位[12];甲状腺癌成为发病率增长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乳腺及甲状腺多原发癌发病率也随之增高(多原发癌MPC是指同一器官或不同器官同时或先后发生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原发性恶性肿瘤)。其中乳腺癌与甲状腺癌并存是近年来最常见的MPC。较多文献报道,各种甲状腺疾病,如结节性增生、甲状腺癌与乳腺癌发病具有相关性[22-23]。1966年Chalstrey等[24]统计发现甲状腺癌患者中有8.7%的病例患有乳腺癌;2005年Ronckers等[25]通过分析SEER癌症登记处的数据,发现甲状腺癌患者再次患癌的风险比普通人群高7.64倍,其中36%为乳腺症。同样乳腺癌患者再患甲状腺癌的风险也高于正常人群。2007年Carner等[26]同样在甲状腺癌率存者中乳腺癌是最常见的第二癌。不管原发癌是乳腺癌还是甲状腺癌的患者,都比普通人群患第二癌的风险高[27]。早在1896年Beatson[28]使用甲状腺激素治疗乳腺癌。Sadetzkis等[29]研究1960~1992年间以色列诊断乳腺癌和甲状腺癌的犹太教女性,甲状腺癌诊断后第一年发生乳腺癌机率明显升高;Chen等[30]四配性分析,初诊为甲状瘤患者中,在甲状腺切除术后乳腺癌的发病率是对照组的1.9倍。Van Fossen等[31]研究发现,女性甲状腺癌患者中患乳腺癌的风险较普通人群增加0.67倍。而男性甲状腺癌患者再发乳腺癌的风险较普通人群增加20倍。
  1984年Ron E等发现[32],年龄小于40岁者有更高的发生第二肿瘤风险:Jennifer等[33]人分析,甲状腺癌继发乳腺癌的中性时间是5年;Jee等[34]分析了4243例甲状腺癌及6833例乳腺患者,发现患甲状腺癌的人群中,患乳腺癌的机率比普通人群高,患乳腺癌的SIR值为2.45;患乳腺癌再患甲状腺癌风险也高,SIK值为1.7~3.7[35]。以病理类型分析,甲状腺癌常见的:1)甲状腺乳头状癌(PTC)发生率最高,达80%;2)甲状腺滤泡泌癌(FTC)约占10%~20%;3)甲状腺髓样病3%~10%;4)未分组型甲状腺癌2%~8%[36]。而乳腺癌以浸润性导管癌最多见[37]。

  参考文献
  [1].陈万青,张思维,曾红梅,等.中国2010年恶性肿瘤发病与死亡.中国肿瘤2014; 23(1):1-10.
  [2] . Wei X,Li Y,Zhu Y,et al. M icrovascular of breast lesions evaluated by contrast enhancement ultrasound imaging combined w ith pathologic basis of angingenesis. chin J Clinicians 2011; 5:120-124.article in Chinese.
  [3] . Chen W,Zheng R,Baade PD,et al. Concer statistics in China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2):115-132.
  [4] . Biylgi O,Karagz B,Torken O,et al. CD4+CD25 high,CD8-CD28-cells and thyroid autoantibodies in breast cancer patiernts. Central-European Jurnal of immundogy 2014; 3(3):338-344.
  [5] . Prinzi N,Baldini E,Sorrenti S,et al. Prevaience of breast cancer in thyroid diseases:resuits of a cross-sectional study of 3. 921patients.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2014; 144(3):681-688.
  [6] . Grani G,Dicorato P,Dainelli M,et al. Thyroid diseaes in w omen w ith breast cancer. La Clinica Terapeation 2012; 163(6):401-404.
  [7] .曾斌,刘瑛,沈方媛,等.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与乳腺癌关系的Meta分析,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8; 28(16):117-121.
  [8] . Larson SO,Jackson LN,Riall TS. et al. Inereased incidence of w ell-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associated w ith M ashimoto thyroiditis and the role of the PI3K/AKt pathw ay. J Am Cell Surg 2007; 204:364-373.
  [9] . Smyth PP. Autoimmune thyroid disease and breast cancer:a chance association J Endocrinol inrest 2000; 23:42-43.
  [10] . M aller I,Zhang L,Giani C,et al. The sodium iodide symporter is unlinely to be a thyroid breast shared antigen. Joumal of Endocrinological lnrestiation 2016; 39(3):323-33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