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的心理疏导与精神护理效果分析

时间:2021-07-29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研讨对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实施心理疏导以及精神护理的临床价值。方法 选择2017年6月至2019年6月在本医院接受治疗的100例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作为观察对象,并将患者按照1∶1比例随机归为A组与B组。A组采用精神护理,即在患者精神状况良好时,由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为患者提供专业的知识指导与教育,为患者科普所患老年病以及抑郁症的相关知识,包括疾病诱因、临床表现、诊疗方法与注意事项等,积极纠正患者错误的疾病认知,使其能够更好地配合临床工作。B组在精神护理的基础上配合心理疏导,包括个体化疏导、集体性疏导、音乐疗法。以老年抑郁量表(GDS)为参照,评估两组患者不同干预阶段的抑郁症状程度。以生活质量综合评估量表(GQOL-74)为参照,评估两组患者干预后的生活质量改善情况。结果 两组干预前GDS总得分差异较小,P> 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干预后4、8周末,B组GDS总得分较A组降低幅度均更显著,P <0.05,有统计学意义。B组干预后的物质生活得分与A组相比差异较小,P> 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其余GQOL-74量表因子(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等)得分较A组加分均更显著,P <0.05,有统计学意义。结论 对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实施心理疏导以及精神护理,可明显缓解患者的抑郁情绪,促进其生活质量的提升,值得推荐。
关键词:老年病 抑郁症 心理疏导 精神护理

老年病是指老年期较常发生的一类慢性基础疾病,如冠心病、高血压以及哮喘等,该类疾病普遍有迁延难愈、易反复发作等特点,极易诱使患者产生焦虑、抑郁等负性心理问题,进而严重危害其身心健康[1]。因此,针对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除了积极的临床治疗外,注重对患者的心理与精神调节也尤为重要[2]。本文选择2017年6月至2019年6月在本医院治疗的100例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作为观察对象,并按1∶1比例随机归为两组。其中,A组予以精神护理,B组在精神护理的基础上配合心理疏导,包括个体化疏导、集体性疏导、音乐疗法,以老年抑郁量表(GDS)为参照,评估两组不同干预阶段的抑郁症状程度。以生活质量综合评估量表(GQOL-74)为参照,评估两组干预后的生活质量改善情况。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此次所选100例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资料均完整,于2017年6月至2019年6月在本医院治疗,且患者及家属均已签字同意进行研究,患者无伴发听力或沟通障碍等问题。按照1∶1比例随机归为两组,A组男/女为29/21,年龄为60~73岁,中位年龄(68.30±4.50)岁;B组男/女为27/23,年龄为60~75岁,中位年龄(67.80±5.10)岁。采取统计软件处理A、B组间基线资料,均P>0.05,适合进行统计研究。
1.2 方法
给予A组精神护理。在患者精神状况良好时,由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为患者提供专业的知识指导与教育,为患者科普所患老年病以及抑郁症的相关知识,包括疾病诱因、临床表现、诊疗方法与注意事项等,积极纠正患者错误的疾病认知,使其能够更好地配合临床工作。
B组在精神护理的基础上配合心理疏导,具体内容如下。(1)个体化疏导:积极与患者交流,结合其情绪状况、心理特点等资料,采取适当的语言方式引导患者客观对待自身病情,学会自我调节情绪。每周2次,每次20~40 min。(2)集体性疏导:定期举行集体活动,让恢复良好的患者为其他患者树立榜样,并通过相互交流与鼓励,增强治愈的信心。每周举行1次,每次40~60 min。(3)音乐疗法:安排医护人员了解患者的音乐喜好,与患者共同讨论并筛选适合个体需要的音乐,于每日午间、临睡前在病房内播放,以舒缓患者情绪,减轻其情绪负担。
1.3 评估项目
以老年抑郁量表(Geriatric Depression Scale,GDS)为参照,评估两组不同干预阶段的抑郁症状程度,GDS总得分越高,说明抑郁程度越严重[3]。
以生活质量综合评估量表(Generic Quality of Life Inventory-74,GQOL-74)为参照,评估两组干预后的生活质量改善情况,主要因子包括躯体健康、心理健康及物质生活等,各因子得分越高,表示患者生活质量改善越显著[4]。
1.4 统计学方法
此次研究选择SPSS19.0软件对计数资料、计量资料进行处理,计数资料经χ2检验,计量资料经t检验,P<0.05,说明数据差异较大,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A组与B组不同干预阶段GDS评估结果
干预前,两组GDS总得分差异较小,P>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干预后4、8周末,B组GDS总得分较A组降低幅度均更显著,P<0.05,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A组与B组不同干预阶段GDS评估结果

2.2 A组与B组GQOL-74量表因子评估结果
干预后,B组的物质生活得分与A组相比差异较小,P>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其余GQOL-74量表因子(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等)得分较A组加分均更显著,P<0.05,有统计学意义。见表2。
表2 干预后A组与B组GQOL-74量表因子评估结果

3 讨论

老年病是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一个问题,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冠心病、糖尿病及高血压等老年病的罹患率逐年不断攀升,其诱发的心理问题也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5]。有资料表明,老年病诱发抑郁症会明显加重患者的心理精神负担,导致治疗依从性下降、预后不良等一系列问题[6-8]。研究显示,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心理护理十分重要。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的沟通反映了许多方面。因此,在对老年病伴抑郁症的治疗中,除了积极的精神认知教育外,结合患者的心理特点给予适当的疏导与情感支持,还有助于缓解患者的抑郁情绪、增强其治疗信心[9-10]。
此次研究中,我院在给予患者精神护理的同时,配合心理疏导对其进行干预。结果显示,两组干预前GDS总得分差异较小,P>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干预后4、8周末,B组GDS总得分较A组降低幅度均更显著,P<0.05,有统计学意义。B组干预后的物质生活得分与A组相比差异较小,P>0.05,无统计学意义;但其余GQOL-74量表因子(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等)得分较A组加分均更显著,P<0.05,有统计学意义。可见,B组干预后较A组各项指标有明显的改善,获得了较好的干预成效。
综上所述,对老年病诱发抑郁症患者实施心理疏导与精神护理,可明显缓解患者的抑郁情绪,促进其生活质量的提升。

参考文献
[1]杨雅杰.心理护理干预对老年抑郁症患者临床治疗效果的影响分析[J].基层医学论坛,2020,24(9):1261-1262.
[2]李冬华.认知性心理护理干预在老年抑郁症护理中的效果观察[J].基层医学论坛,2020,24(6):827-829.
[3]郑旭磊,赵相欣,周艳,等.认知重建技术在老年抑郁症患者心理护理中的应用[J].黑龙江科学,2020,11(2):96-97.
[4]林莺,赵潮华,林晓佳,等.文拉法辛配合心理护理干预治疗老年抑郁症疗效观察[J].海峡药学,2020,32(6):107-108.
[5]王卫勇.心理护理干预对中老年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连续型电子期刊),2020,20(17):260-261.
[6]董锦丽.心理护理对老年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J].临床医学工程,2020,27(9):1253-1254.
[7]严雨花,吴洁研,殷亚静.抑郁、心理弹性对心内科老年患者自我护理能力的影响及衰弱的调节效果[J].护理实践与研究,2020,17(13):5-7.
[8]王明慧,李彦章,熊梅,等.社区老年人心理弹性在衰弱与抑郁间的中介及调节作用[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20,29(11):1025-1029.
[9]郭淑琼,许秀宾,朱惠娟.老年抑郁症患者实施心理疏导和精神护理的效果评价[J].中外医疗,2020,39(4):133-135,151.
[10]徐宏伟.青鹏膏外用联合精神心理干预治疗老年膝关节骨性关节炎伴抑郁的临床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连续型电子期刊),2020,20(24):132-133,135.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