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女性重度抑郁症的临床对照研究

时间:2021-06-15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讨女性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临床对照差异。方法 将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作为本次研究时段,选取该时段内我院就诊的80例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进行研究。其中将40例伴精神病症状作为A组,将40例不伴精神病症状作为B组。使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估两组病情严重程度,使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评估两组临床症状表现。结果 两组HAMD评分比较差异不大(P> 0.05)。A组焦虑、人际关系敏感因子评分明显低于B组,偏执、精神病性因子评分明显高于B组,差异显著(P <0.05)。结论 女性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对抑郁严重度无影响,但是心理症状存在差异,可用于判断疾病严重程度,为后期治疗提供参考。
关键词:重度抑郁症 精神病症状 女性 抑郁

抑郁症会使得身体从健康状态进入疾病状况,其中包括生理反应和心理反应。情绪低落、存在自杀念头及兴趣丧失等是常见症状表现,严重者可伴随妄想及幻觉等精神病症状,对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不利影响[1]。虽然重度抑郁症伴精神病症状较为常见,但是临床针对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研究相对较少[2]。为此,本文选取80例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进行研究,对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进行研究,为疾病治疗提供参考,报道所示。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作为本次研究时段,选取该时段内我院就诊的80例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进行研究。其中将40例伴精神病症状作为A组,将40例不伴精神病症状作为B组。A组年龄30~69岁,平均年龄(48.73±4.23)岁,病程2~11年,平均年龄(5.98±0.98)年;B组年龄33~71岁,平均年龄(49.11±4.18)岁,病程3~13年,平均年龄(6.31±1.01)年。两组临床基线资料相比,无显著差异(P>0.05)。纳入标准:(1)出现心境低落、兴趣和愉快感丧失、精神不济或疲劳感典型症状,伴或不伴有集中精力或注意能力降低、自我评价降低等表现,符合重度抑郁症诊断标准。(2)出现情绪异常、行为异常、思维异常等属于伴有精神病症状。(3)研究前未服用任何影响精神病症状和抑郁药物。(4)所有家属及患者知晓并自愿参与本次研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由其他原因继发性抑郁障碍者。(2)合并躯体严重疾病者。(3)过度饮酒或过度依赖其他物质者。(4)哺乳期或妊娠期女性。
1.2 观察指标
(1)使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估两组病情严重度。共包含24项问题:抑郁情绪、有罪感、自杀、入睡困难、睡眠不深、早醒、工作和兴趣、阻滞、激越、精神性焦虑、躯体性焦虑、胃肠道症状、全身症状、性症状、疑病、体质量减轻、自知力、日夜变化、人格解体或现实解体、偏执症状、强迫症状、能力减退感、绝望感、自卑感。评分标准:<8分正常、8~20分为轻度抑郁,21~35分为中度抑郁,≥35分为重度抑郁。(2)使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评估两组临床症状表现,共包含90个项目,9个因子: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采用5级评分制,得分越高提示症状越严重。
1.3 统计学方法
将本文产生的所有数据纳入SPSS 22.0软件中进行统计学分析,HAMD、SCL-90评分等计量资料使用表示,组间比较行t检验,P<0.05表示数据差异显著。

2 结果

2.1 HAMD评分
A组HAMD评分与B组相比,差异不大(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HAMD评分比较

2.2 SCL-90评分
A组焦虑因子、人际关系敏感评分明显低于B组,偏执和精神病性评分明显高于B组,差异显著(P<0.05),而两组患者躯体化、强迫症状、抑郁、敌对、恐怖因子差异无显著性(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SCL-90评分比较

3 讨论

抑郁症是临床常见心理疾病,其主要与遗传、神经结构及功能改变、内分泌紊乱、应激事件等重要危险因素有关。患病后将出现心理障碍表现,如情绪低落、易激惹等症状,随着抑郁症状加剧,发展为重度抑郁症,将伴有精神病症状表现。国外对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主要从临床症状表现、病理特点等方面研究,发现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存在差异,但是并未发现对抑郁症病情影响[3-4]。我国对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研究相对较少,为此本文选取80例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进行研究。
研究结果显示:两组HAMD评分比较,差异不具有统计学(P>0.05),说明女性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对病情严重度影响不大。在临床相关研究中显示,在HAMD一级因子研究中表示,伴精神病症状患者中认知功能障碍、精神运动迟滞及绝望感评分差异显著[5]。在HAMD二级因子研究中表示,自杀倾向、自罪感及绝望感评分差异显著,与本次研究存在差异。其主要是因为,本文纳入标准患者严格限制了病情程度,使得两组患者HAMD评分之间差异缩小,呈差异不显著。相关研究学者表示,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根本区别在于妄想和幻觉,且在诊断过程中易进行判定[6]。方新宇等[7]研究表示,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记忆力、注意力、执行力及价值感等也存在差异,其中精神运动迟滞和负罪感差别较为明显。且伴有精神病症状越严重者,自杀倾向越强烈,说明是否伴有精神病症状社会功能也将发生改变。
此外,由于抑郁症和焦虑症存在相似之处,共患病率相对较高,单一使用HAMD量表无法很好区分焦虑症和抑郁症,因此使用SCL-90量表对抑郁、焦虑及其他相关因子做进一步研究[8]。在临床数据中表示,焦虑症和抑郁症症状表现存在相似性,如睡眠障碍、躯体感觉障碍等,有将近70%患者都会存在焦虑和抑郁症状,在临床区分上难度较大,且两种症状表现也将相互影响,因此在抑郁症诊断中应严格排除焦虑症状产生影响[9]。本文研究结果显示:A组偏执和精神病性因子评分明显高于B组,焦虑因子和人际关系敏感因子评分明显低于B组(P<0.05),说明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对焦虑、抑郁存在显著差异。其中人际关系敏感、焦虑及强迫与抑郁因子相关性较高,抑郁、躯体化、人际关系敏感、恐怖与焦虑因子相关性较高。焦虑与抑郁二者之间主要关系为抑郁症状越严重,焦虑症状越轻。赵会芬等[10]研究中表示重度抑郁症患者还将出现睡眠障碍问题,但是睡眠障碍与精神病症状之间关联性研究相对较难,很难通过睡眠障碍对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进行诊断。在本次研究中,通过分析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之间联系,可为临床治疗、预后提供参考,有助于降低疾病复发率、病死率和共病率,提升临床治疗有效率,延长生存周期。
综上所述,女性重度抑郁症伴及不伴精神病症状对抑郁严重度无差异,但是心理症状存在差异,可用于判断疾病严重度,为后期治疗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陈洁,周芳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抑郁症的临床表现及处理[J].医学理论与实践,2020,33(22):3720-3721,3719.
[2]李坤坤,王中刚,朱亚亚,等.伴与不伴精神病性症状双相障碍患者临床特征比较[J].精神医学杂志,2019,32(4):288-290.
[3]鄢玲,李伟.舍曲林联合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后抑郁效果及药学评价[J].饮食保健,2019,6(39):10-11.
[4]郭淑琼,许秀宾,朱惠娟.老年抑郁症患者实施心理疏导和精神护理的效果评价[J].中外医疗,2020,39(4):133-135.
[5]杜洋,季益富,王安珍,等.抑郁症伴精神病性症状患者童年期虐待与依恋类型的病例对照研究[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9,33(8):587-591.
[6]辛立敏,陈林,杨甫德,等.伴精神病性症状抑郁症患者人口学及临床特征[J].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2019,45(8):466-470.
[7]方新宇,张毅,徐斐康,等.伴与不伴抑郁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临床特征的性别差异[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19,29(5):289-292.
[8]张然.女性首发重性抑郁障碍患者伴与不伴自杀意念的静息态功能连接比较研究[D].沈阳:中国医科大学,2019.
[9]刘晓燕,刘平丽,王立强.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抑郁症状的影响因素探究[J].特别健康,2020(14):240-241.
[10]赵会芬,翟盈,耿小雨.中重度晚发抑郁症患者的神经认知功能损害分析[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2020,47(2):279-28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