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静镇痛干预应用于严重多发伤患者中的效果与对患者焦虑情绪影响分析

时间:2021-06-10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讨镇静镇痛干预应用于严重多发伤患者中的效果与对患者焦虑情绪影响分析。方法 纳入本院在2016年11月~2018年9月接收的严重多发伤患者50例,通过信封随机化分组模式,均分入研究组和对照组中,每组25例。对照组实施基础干预,研究组实施镇静镇痛指导和相应的心理治疗,记录两组间干预前后症状自评量表(SCL-90)分值以及应激反应状态。结果 干预后,研究组SCL-90各项因子分值相比于干预前有所下降(P<0.05);对照组干预后强迫、人际关系、抑郁、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等因子和干预前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干预后各项评分优于对照组,组间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研究组疼痛分值低于对照组,体温、心率、收缩压、舒张压、血氧饱和度(SpO2)优于对照组,组间对比差异显著(P<0.05)。结论 镇静镇痛治疗和科学的心理干预,有利于严重多发伤患者的积极治疗,同时有助于保持患者心态的稳定,焦虑状态的改善。
关键词:严重多发伤 镇静镇痛 症状自评量表

疼痛是人体正常的一种生理反应,是在人体受到外部刺激时产生的一种主观感受。多发性创伤也可称之为多发伤[1],在创伤比率中占比1.00%左右,最高达到1.19%。严重性多发伤主要是指创伤严重度评分法(injury severity score,ISS)评分>16[2],因多发伤患者多为医院急诊抢救室收治的患者,病情危急,死亡率极高,同时患者存在较为强烈的痛苦,因此焦虑状态十分明显,所以对患者进行镇静镇痛指导以及加强心理辅导非常关键[3]。本文将进一步分析镇静镇痛干预应用于严重多发伤患者中的效果与对患者焦虑情绪影响分析。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6年11月~2018年9月,本院共收治严重多发伤患者50例,采用信封随机化分组模式,将其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各25例。研究组中,男13例,女12例,年龄23~56,平均32.12±1.05岁;对照组中,男15例,女10例,年龄24~55,平均32.10±1.06岁。两组基线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本次研究征得伦理委员会批准。纳入标准:对本次研究知情,签署同意书;确诊为多发伤。排除标准:生存期<90 d;肝肾功能障碍;心理疾病患者。
1.2 方法
两组均实施镇静镇痛处理,首先进行镇痛干预,静脉泵入注射用盐酸瑞芬太尼[国药准字H20030200;生产企业: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批次160111;规格:1 mg(以C20H28N2O5计)]0.04μg/(kg·min)-1。镇静干预:静脉泵入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183220;生产企业: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规格:0.2 mg/m L;批次170210)0.7μg/(kg·h)-1[4]。
研究组加心理干预:(1)希望性的信息干预,多数患者希望了解疾病相关知识和预后情况,所以护理人员应了解希望和心身健康的关系,采用交流和观察的方式,为患者提供信息支撑。(2)共情和缓解焦虑心理:因严重性多发伤患者,发生较为突然,患者会出现十分恐惧和焦虑状态,面对死亡,医护人员应马上进行语言的安慰和肢体的支持,如轻轻握住患者手,稳定患者的情绪。
1.3 观察指标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 list-90,SCL-90)评分记录患者的精神心理状态[5],此量表中共包含90个项目,10个因子,分别为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
记录患者的疼痛情况、体温、心率、收缩压、舒张压、血氧饱和度(Sp O2)指标。其中疼痛分值根据SCL-90判定,分数越低判定为疼痛越轻。测定体温、心率、收缩压、舒张压、Sp O2指标。
1.4 统计学方法
数据经SPSS 21.0软件统计,正态计量资料使用均值±标准差来表示,两组比较采用t检验,P<0.05则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SCL-90评分对比
干预后,研究组SCL-90各项因子分值相比于干预前有所下降(P<0.05);对照组干预后强迫、人际关系、抑郁、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等因子分析,和干预前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干预后各项评分优于对照组,组间对比存在统计学意义(t躯体化=4.007,P躯体化<0.001;t强迫=5.264,P强迫<0.001;t人际关系=7.793,P人际关系<0.001;t抑郁=5.375,P抑郁<0.001;t焦虑=9.099,P焦虑<0.001;t敌对=10.957,P敌对<0.001;t恐怖=5.755,P恐怖<0.001;t偏执=3.185,P偏执=0.003;t精神病性=4.292,P精神病性<0.001;t其他=3.434,P其他=0.001)。见表1。
表1 两组SCL-90评分对比

2.2 两组干预后应激反应状态分析
干预后研究组疼痛分值低于对照组,体温、心率、收缩压、舒张压、Sp O2优于对照组,组间对比差异显著(P<0.05)。见表2。
表2 两组干预后应激反应状态对比

3 讨论

当前根据不完全统计,年龄<45岁的人群中[6],创伤是导致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统计,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有将近6 000万人[7]存在创伤性损伤。急性创伤因发生得十分突然,导致的伤残状态影响患者的心理健康,所以患者多存在十分严重的焦虑状态。
本次研究结果分析,进行不同干预模式后,研究组SCL-90各项因子分值相比于干预前有所下降(P<0.05);对照组干预后强迫、人际关系、抑郁、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等因子分析,和干预前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干预后各项评分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干预后应激反应状态改善相对于对照组更为明显,组间对比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说明,急性创伤患者的心理状况较差,在躯体化等方面表现更为明显。因此,科学的心理干预有利于患者的后续治疗[8]。严重性多发伤患者在创伤后产生的疼痛感会导致机体内部环境变化[9],从而发生神经以及内分泌紊乱状态,本文结果显示,干预后研究组疼痛分值低于对照组,体温、心率、收缩压、舒张压、Sp O2优于对照组(P<0.05)。说明通过积极的镇静和镇痛干预,能够帮助患者改善机体的疼痛。
综上所述,严重多发伤患者实施镇静镇痛处理以及心理干预后,患者的情绪更加稳定,镇静效果显著。

参考文献
[1]张彩英,王霜华,杨美洁.持续性防损伤联合疼痛干预对多发性骨髓瘤患者院内外安全提升与疼痛控制的效果分析[J].中国实验血液学杂志,2019,27(6):1901-1906.
[2]杜秀莲,王孔专.激励式心理护理联合舒适护理对老年骨盆骨折患者康复锻炼依从性的影响[J].山西医药杂志,2020,49(14):1906-1908.
[3]管佳慧,胡三莲,陈妮.抢救室封闭管理模式下多发性创伤患者主要照顾者心理感受的质性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6):726-729.
[4]刘薇,于燕.探讨院前急救护理流程在多发伤患者急救中的应用与效果评价[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23):276-277.
[5]何小燕,王睿,马梁红,等.多发性创伤患者急性应激障碍的联合干预[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5):644-647.
[6]翁巧琴.健康教育结合放松训练法对妇科肿瘤化疗患者心理状况和生存质量的影响[J].中国乡村医药,2020,27(4):61.
[7]郭辅政,朱凤雪,邓玖旭,等.严重多发伤患者机械通气的危险因素分析[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20,52(4):738-742.
[8]金呀曼,金楚珍,陈王峰,等.限制性液体复苏联合体温管理用于严重多发伤失血性休克患者的效果分析[J].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2020,27(5):608-611.
[9]陈志华,吴双华.严重多发伤并发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的危险因素分析[J].浙江临床医学,2020,22(7):1030-1033.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