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在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中的应用

时间:2021-06-10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讨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的影响。方法 选择2018年1月~2019年12月本院经治疗病情好转出院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100例,按照随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每组50例。对照组患者实施常规出院指导,在此基础上,观察组患者实施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随访6个月,采用家庭功能评价量表(FAD)评价两组患者的家庭功能,采用住院精神病患者康复疗效评定量表(IPROS)评价两组患者的社会功能。结果 随访6个月,两组患者均实际完成随访41例。观察组问题解决、沟通、情感反应、行为控制评分分别为11.72±2.45、16.25±3.56、12.21±2.86、18.25±1.63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工疗情况、生活能力、关心和兴趣、社交能力评分分别为13.62±1.73、11.35±1.46、10.04±1.27、8.82±1.34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 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有助于改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对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康复期精神分裂症 电话随访 家庭功能 社会功能

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症状已明显缓解或基本消失,面临即将回归家庭和社会,患者常伴有自卑感,不能正确面对现实,家庭支持少,生活能力下降,家庭角色和社会角色适应困难,导致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障碍,极易造成病情复发[1-2]。因此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出院后,仍然需要接受专业性的康复指导,帮助患者尽快融入家庭和社会,以改善其家庭和社会功能[3]。本研究旨在探讨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8年1月~2019年12月本院经治疗病情好转出院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100例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均符合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2)病情稳定,处于康复期;(3)有一定自知能力,能正常沟通。排除标准:(1)听/视力严重障碍影响沟通者;(2)合并恶性肿瘤及重要脏器严重疾病患者。本研究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所有患者均知情同意并签署同意书。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将其随机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每组50例。观察组男29例,女21例;年龄27~62(42.73±6.64)岁;病程1~9(5.72±2.53)年;学历:≤初中16例,高中/中专19例,≥大专15例。对照组男31例,女19例,年龄25~60(43.51±5.87)岁,病程2~10(5.57±2.62)年;学历:≤初中14例,高中/中专18例,≥大专18例。两组一般资料比较无统计学差异(P>0.05)。
1.2 方法
对照组患者实施常规出院指导,对患者及家属讲解出院后注意事项,包括药物服用剂量、时间、次数及注意事项,日常生活自理能力实践训练,以及社交技能等职业康复训练等,患者出院后1个月由主管医生电话随访1次。
在对照组基础上,观察组患者实施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具体方法如下:(1)随访前期准备。所有患者及其家属均留固定电话,并将护理人员随访电话号码留给患者及其家属,告知患者及家属备注随访电话,并尽可能随时接听,配合随访工作。患者及家属需要咨询时,也可在工作时间内随时拨打该随访电话咨询问题。(2)电话随访频次。患者出院后1月内,每周电话随访1次,每次10~15 min;出院后2~6个月,每2周电话随访1次,每次10~15 min。(3)电话随访内容。(1)疾病康复知识教育。通过电话评估患者对疾病康复知识的掌握情况,针对掌握欠佳内容,重复为患者及家属讲解精神分裂症临床症状、危害、药物治疗知识、自我护理能力训练等相关知识。(2)心理干预。发现患者伴有焦虑、抑郁、悲观等严重负性情绪状态时,需告知患者不良情绪状态可诱发疾病复发,指导患者保持心态平和,可采用欣赏音乐、阅读、看电视等方法转移其注意力,减轻心理压力。(3)用药指导。指导患者严格遵医嘱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严禁自行增减药量。随访中了解患者服药依从性情况,发现服药依从性较差经常漏服药物患者,可指导患者或家属采取闹铃提醒、卡片提醒等方式提醒患者按时服药。(4)家属指导。指导家属为患者提供情感支持的同时,为患者提供购物、聚会等参与社交活动的机会,促进患者融入社会。(5)同伴支持。选择康复效果较好的患者担任同伴教育者,通过电话向其他患者分享融入家庭和社会的体会,发挥示范效应。
两组患者均在出院6个月时由专人进行电话随访评估相关指标。
1.3 观察指标
1.3.1 家庭功能:
随访前、随访6个月,采用家庭功能评价量表(family assessment device,FAD)[4]评价,选择问题解决、沟通、情感反应、行为控制4个分量表作为评价指标,采用1~4分评分。评分越低说明家庭功能结构越健康。
1.3.2 社会功能:
随访前、随访6个月,采用住院精神病患者康复疗效评定量表(inpatient psychiatric rehabilitation observing scale,IPROS)[5]评价,选择工疗情况(7条目)、生活能力(7条目)、社交能力(6条目)、关心和兴趣(7条目)4个维度作为评价指标,每条目评分0~4分,分值越低说明社会功能越好。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FAD、IPROS评分用表示,性别、学历采用%表示,分别采用t或x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随访结果
观察组再次住院4例,拒绝随访3例,失访2例,剔除相关数据,实际完成随访41例。对照组再次住院5例,拒绝随访1例,失访3例,剔除相关数据,实际完成随访41例。
2.2 家庭功能
随访前,两组患者FA D各维度评分比较无差异(P>0.05)。随访6个月,观察组问题解决、沟通、情感反应、行为控制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随访前后FAD评分比较

2.3 社会功能
随访前,两组患者I P R O S各维度评分比较无差异(P>0.05);随访6个月,观察组工疗情况、生活能力、关心和兴趣、社交能力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IPROS评分比较

3 讨论

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对生活缺乏信心,重归家庭后若不能获得持续专业指导,会影响其进一步康复[6]。因此,对出院后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采取有效的随访管理措施,提高其治疗和康复依从性,对改善其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就显得尤其重要。家庭是个体生活的最小社会单位。增强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对家庭生活的适应性,提高生活自理能力,是患者重返社会的基础[7]。本研究中将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应用于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中,在做好电话随访前期准备的同时,规定了电话随访频次、电话随访内容,保证患者能够接受同质化的电话随访。通过电话随访,患者能够持续接受疾病知识健康教育、心理干预及用药指导,同时还指导家属提供情感支持,加上同伴支持教育的示范效应,能够帮助患者增强对生活的信心和自我认同感,从而尽快融入家庭生活。本研究结果可见,随访6个月,观察组问题解决、沟通、情感反应、行为控制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观察组患者在接受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后,家庭功能较对照组明显改善。
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伴有程度不等的社会功能缺陷,并影响其自理能力和康复信心[8]。本研究中,通过对观察组患者实施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在持续获得专业康复指导的基础上,指导家属帮助患者进行自我护理能力训练,可增强患者对社会环境的适应性,帮助患者重返社会。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工疗情况、生活能力、关心和兴趣、社交能力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观察组患者在接受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后,社会功能较对照组明显改善。
综上所述,基于护士主导的电话随访有助于改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对改善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电话随访成本低,投入小,收效明显,值得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陈娟,孟娜,曹秉蓉,等.首发与复发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功能对其生活质量影响的比较[J].神经疾病与精神卫生,2020,20(9):624-629.
[2]靳洁,徐柳柳,张丽,等.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重返工作准备度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20,26(5):627-630.
[3]朱春燕,孙继军,江长旺,等.首发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心理防御机制,社会支持和家庭功能特征的研究[J].中华全科医学,2016,14(11):1906.
[4]李荣风,徐夫真,纪林芹,等.家庭功能评定量表的初步修订[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3,21(7):996-1000.
[5]李功安,胡雄,金德珍,等.住院精神病患者康复疗效评定量表(Ⅰ)信度检验[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1990,5(4):150-152.
[6]郑碧云,陈彩平,魏小玲.康复期精神分裂症病人进行团队技能训练对其社会及家庭功能的影响[J].医药前沿,2019,9(24):230-231.
[7]邓金英.Orem自理模式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自理能力、社会适应能力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生,2018,56(4):152-154.
[8]吕莹,陶永红,王艳红,等.社会支持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质量和康复的影响分析[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9,37(6):186-187.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