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送管在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中的应用价值研究

时间:2020-11-30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究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中使用单手送管的临床应用价值。方法 由该院自2018年1月—2019年12月接收外周静脉留置穿刺患儿中,随机选出100例进行分组研究,选50例行双手送管的患儿为对照组,选50例行单手送管的患儿为观察组。比较两组相关指标。结果 对照组患儿的留置时间(4.1±1.3)d,与观察组的(4.3±1.2)d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799,P>0.05)。观察组患儿一次穿刺成功与助手配合分别为90%与10%,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336、6.250,P<0.05)。观察组家长对穿刺满意94%,优于观察组的86%(χ2=5.754,P<0.05)。结论 单手送管应用于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工作,在提升了一次穿刺成功率的同时,也减少了助手的配合不协调情况,不仅有效提升了儿科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还提升了患儿及家长对穿刺工作的满意度,临床应用安全性较高。
  关键词:静脉穿刺 儿科 置管 单手送管 双手送管

  随着静脉输液成为临床用药与治疗的重要方法,护理人员所掌握的静脉穿刺技术对提升穿刺效果与患儿家属满意度具有重要意义[1]。以往传统的留置针穿刺置管,受儿童依从性较差等因素影响,需要护理人员双手并用,或需要助手协助,导致留置针穿刺效果并不理想[2]。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作为静脉输液较为常见的手段,不光具有安全性高、输液方便及快捷等方面优势,还能减少以往传统静脉穿刺对患儿血管的伤害与刺激,已得到了临床的广泛应用[3-4]。留置针穿刺置管不仅可有效减少液体外渗与脱出血管等情况,还能有效降低患儿血管壁损伤的发生几率,从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儿科患儿的临床穿刺效果[5]。留置针穿刺置管的广泛应用,不仅减轻了反复穿刺给患儿带来的心理与生理痛苦,还有效保证了患儿抢救的安全性与及时性,但受其技术难度与要求较高等方面因素限制,易对患儿静脉穿刺效果与治疗效果造成不良影响[6-7]。为在留置针穿刺置管中积累相关临床经验,提升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效果,选取该院2018年1月—2019年12月收治的100例外周静脉留置穿刺患儿为研究对象,探讨单手与双手送管静脉留置针穿刺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该院接收外周静脉留置穿刺患儿中,随机选出100例进行分组研究,选择50例行双手送管的患儿为对照组,50例行单手送管的患儿为观察组。50例对照组患儿中,男28例,女22例;年龄7个月~3岁,平均年龄(2.1±0.8)岁;按穿刺静脉分,手足40例、头皮10例;按疾病类型分,呼吸道49例、其他1例。50例观察组患儿中,男24例,女26例;年龄6个月~3岁,平均年龄(2.2±1.1)岁;按穿刺静脉分,手足38例、头皮12例;按疾病类型分,呼吸道45例、其他5例。两组患儿及其家长一般资料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参与研究的患儿,其家长均对该次研究表示知情同意,该研究已获该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纳入标准:参与实验的患儿均满足静脉穿刺条件;所有患儿穿刺部位均无破损与炎症情况。排除标准:患有其他脏器严重疾病患儿;家长配合程度较差的患儿。
  1.2 方法
  1.2.1 双手送管静脉留置针穿刺方法(对照组患儿)
  对患儿进行固定与消毒后,将留置针软管座放于患儿右侧,将留置针肝素帽取下,与输液器相连,待空气排尽后,转动与松动处理针芯与外套管,让套管与针翼分别位于左右两个方向。将针尖保护套取下后,将针尖斜面朝上,用左手对患儿穿刺部位予以固定,右手拇指与食指分别捏住导管座与针翼,绷紧患儿进针部位与周围皮肤,在进行穿刺时,使留置针与患儿皮肤之间呈25~35°夹角,当见到回血后,用右手对针芯柄予以有效固定,用左手持软管针座,以轻柔的动作,将导管推送至患儿血管内,右手退出针芯,并用敷贴加以固定。
  1.2.2 单手送管静脉留置针穿刺方法(观察组患儿)
  穿刺前,对患儿皮肤进行消毒,消毒完毕后,在患儿右侧放置留置针软管座,保持针尖斜面朝上,让留置针与患儿皮肤之间呈25~35°角,以右手进针,待见回血后,减少留置针与皮肤之间的夹角,按静脉走向进行2 mm进针,用左手固定穿刺部位不动,右手食指固定针柄,拇指推送软管针座将其软管送至患儿血管内,用左手固定患儿留置针软管座,用右手将针芯取出,并用敷贴加以固定。
  1.3 观察指标
  对患儿置管留置时间予以观察,记录患儿穿刺成功与助手配合情况;以问卷调查方式对患儿与家长进行穿刺置管满意度调查。
  1.4 统计方法
  使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用表示,组间比较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频数与百分比(%)表示,组间比较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患儿的留置时间
  对照组患儿的留置时间(4.1±1.3)d,与观察组的(4.3±1.2)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799,P>0.05)。
  2.2 患儿穿刺成功及助手配合情况
  对照组患儿一次穿刺成功与助手配合分别为74%与30%,与观察组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745,6.250,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穿刺成功及助手配合情况对比
  
  2.3 患儿家长穿刺满意度
  观察组患儿家长对穿刺满意94%,优于对照组的86%(χ2=5.754,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儿家长对穿刺满意度对比
  

  3 讨论

  静脉留置针置管作为静脉输液较为常见的治疗手段,由于对患儿血管刺激较小、患儿肢体活动受限程度少、减轻了患儿反复穿刺的痛苦,在临床应用中受到了医护人员与患儿家长们的喜爱[8]。儿科护理工作由于工作量较大、技术难度大及患儿依从性差等因素干扰,使护理人员的工作难度也随之增加[9]。以往传统的双手送管留置穿刺法,需在助手的帮助下完成,通常情况下,护理人员以右手进行穿刺,待出现回血情况,方将固定的皮肤松开,并由左手完成送管工作。在这一穿刺操作过程中,由于难以准确感知进针力度与角度,仅凭经验进行穿刺,当护理人员换手之际,不仅会影响患儿皮肤松紧度与血管活动度,还易导致患儿血管发生偏移或针头刺破血管等现象,甚至增加了送管困难的发生几率[10-12]。
  单手送管是一种由一人完成的留置针穿刺置管方法,护理人员在操作过程中,用左手固定患儿皮肤,在保证患儿血管不发生偏移的情况下,以右手进行送管,既避免了双手送管发生脱节与配合不协调情况,还提升了患儿置管成功率与穿刺效果[13]。
  该文结果表明,对照组患儿的留置时间(4.1±1.3)d,与观察组的(4.3±1.2)d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儿一次穿刺成功与助手配合分别为90%与10%,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家长对穿刺满意94%,优于观察组的86%(P<0.05)。这与李园园[14]的研究结果“对照组患儿留置时间(3.92±0.38)d,与观察组(4.11±0.45)d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患儿一次穿刺成功76%,低于观察组的96%(P<0.05);对照组助手配合24%,高于观察组4%(P<0.05);对照组患儿满意度评分(92.33±2.57)分,低于观察组(P<0.05)”相符合。
  综上所述,单手送管应用于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在提升了一次穿刺成功率的同时,也减少了助手的配合不协调情况,不仅有效提升了儿科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还提升了患儿及家长对穿刺工作的满意度,临床应用安全性较高。

  参考文献
  [1] Tao Lei, Yuan Zhang, Qiang Zhou. A novel approach for the annulus needle puncture model of intervertebral disc degeneration in rabbits[J].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Research, 2017, 9(3):900-909.
  [2] A Zorrilla-Vaca, V Mathur, CL Wu. The Impact of Spinal Needle Selection on Postdural Puncture Headache:A MetaAnalysis and Metaregression of Randomized Studies[J].Obstetric Anesthesia Digest, 2019, 39(2):82.
  [3]吴赞芳,后梦吟.单手送管法在婴幼儿静脉留置针穿刺中的应用[J].皖南医学院学报,2018,37(2):197-199.
  [4]江英,邓云珍,鄢晓冬.单手送管法与双手送管在儿科留置针穿刺中的应用比较[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33):156-157.
  [5]常久静.单手送管法与双手送管在儿科留置针穿刺中的应用比较[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7,2(24):126,139.
  [6]邱燕燕,刘娟,肖修稷.股静脉留置针穿刺在外周静脉穿刺困难休克患儿中的应用[J].中国当代医药,2019,26(29):210-212.
  [7]刘晓莉.儿科单手留置针穿刺法的应用实践[J].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2017,3(9):123-125.
  [8]韩月皎,石继巧,贾云霞,等.单手送管法在门诊输液留置针穿刺置管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18,24(11):55-57.
  [9]李楠楠,崔妮.静脉留置针单人单手送管在儿科中的应用——小儿静脉留置针单人单手送管与双手送管两种方法的效果观察[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23):297-298.
  [10]于凤丽,林媛媛.超声引导下静脉留置针穿刺在CT血管造影检查中的应用研究[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9,3(21):50-51.
  [11]王宇艳,郑芬.强化护理干预在小儿静脉留置针穿刺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9(12):141-142.
  [12]刘霞.静脉留置针单手送管法在临床中的应用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A1):301.
  [13]王金玉,夏淑范.单人单手穿刺静脉留置针植入法在儿科的应用[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3(48):124,130.
  [14]李园园.单手送管与双手送管在儿科留置针穿刺置管中的应用效果比较[J].当代护士,2018,25(10上旬刊):110-11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