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与常规手术在急性腹股沟嵌顿疝治疗中的应用分析

时间:2020-10-29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对腹腔镜与常规手术在急性腹股沟嵌顿疝治疗中的应用价值进行分析。方法 以2018年1月—2019年12月在该院接受治疗的68例腹股沟嵌顿疝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将其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34例患者行常规手术,观察组34例患者行腹腔镜手术,对比两组手术指标及术后并发症发生率。结果 观察组手术切口长度、手术时间、下床时间及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1.803、8.294、15.294、10.903、8.071,P<0.05)。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为2.94%,显着低于对照组的23.5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610,P<0.05)。观察组治疗满意度为94.12%,显着高于对照组的76.47%(χ2=7.902,P<0.05)。结论 对腹股沟嵌顿疝患者实施腹腔镜手术,具有安全性高、效果确切、术后恢复快等优点。
  关键词:腹股沟嵌顿疝 腹腔镜手术 常规手术

  腹股沟嵌顿疝是腹腔的脏器进入疝囊,由于外环狭窄无法自行复位而在疝囊内停留,引发血液循环障碍,若处理不及时,可导致肠梗阻及肠坏死等,给患者的健康及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1]。大多患者就诊时已经错过了手法复位理想时机,需要急诊手术治疗[2]。近年来,随着医学技术的迅速发展,腹腔镜在腹股沟嵌顿疝的手术治疗中逐渐得到应用,但是关于该手术的效果及安全性,临床尚存在一定争议[3-4]。为进一步对腹腔镜在腹股沟嵌顿疝手术中的应用价值进行分析探讨,该次对2018年1月—2019年12月在该院接受治疗的68例患者进行随机对照研究,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在该院接受治疗的68例腹股沟嵌顿疝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34例患者,均为男性;年龄为41~66岁,平均(53.06±2.05)岁。观察组34例患者,均为男性;年龄为43~67岁,平均(52.74±2.13)岁。两组患者上述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1)经影像学检查确诊为急性腹股沟嵌顿疝[5];(2)年龄≤70岁;(3)经该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4)患者及家属均知情同意。
  排除标准:(1)合并心、肝、肾等器官严重疾病;(2)合并精神障碍类疾病;(3)治疗依从性较差。
  1.2 方法
  对照组行常规手术治疗:行椎管内麻醉,将疝囊打开,检查疝内容物是否出现缺血性坏死,将外环松解。若疝内容物没有坏死,则放置巴德锥形网塞填修补。若疝内容物出现坏疽则行局部切除。
  观察组行腹腔镜手术:行静脉插管麻醉,于脐上做弧形切口,置入1个套管(12 mm),并于脐水平腹直肌两侧置入2个套管(5 mm),经腹腔镜指导,将嵌顿内容物还纳至腹腔,确定没有血运障碍、坏死后,沿着疝环边缘腹壁缺损上方1 cm将腹膜切开,向前下游离到耻骨梳韧带,向内游离到脐正中襞,对疝囊及周围组织进行游离,以补片覆盖缺损区,展平,以可吸收线缝合。
  1.3 观察指标
  (1)对比两组切口长度、手术时间及术中出血量等。(2)对比两组并发症发生率、复发率。(3)以该院自制问卷对患者的治疗满意度进行调查,问卷满分100分,得分85分以上为十分满意,60~85分为比较满意,低于60分为不满意[6]。
  1.4 统计方法
  将数据录入SPSS 20.0统计学软件处理,计数资料用[n(%)]表示,行χ2检验;计量资料用表示,行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手术指标
  观察组手术切口、手术时间、下床时间及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手术指标比较
  
  2.2 并发症发生率、复发率
  观察组无一例复发,对照组复发2例。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为2.94%,显着低于对照组的23.5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并发症发生率与复发率比较[n(%)] 
  
  2.3 治疗满意度
  观察组治疗满意度为94.12%,显着高于对照组的76.4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患者治疗满意度比较[n(%)] 
  

  3 讨论

  腹股沟嵌顿疝为中老年常见病,多由腹壁组织薄弱、缺损引起,是腹腔内脏器在进入疝囊之后无法还纳引起,进而引发血运障碍,临床上目前对于该病多采用手术修补治疗[7]。腹股沟嵌顿疝内容物一般为大网膜和小肠,也有膀胱、小肠、女性附件、子宫等。疝内容物嵌顿后引发水肿、充血、渗出等,若为肠管则容易导致细菌易位,对手术区域造成污染,增加术后感染发生率。嵌顿时间越久,则炎性水肿越严重,治疗难度越大[8-10]。临床上以往对于该病多采用常规开腹手术,但是切口较大,给患者机体造成较大创伤,增加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风险[11]。
  近年来,随着微创技术的不断进步,腹腔镜在腹股沟疝手术中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12]。该方法能够在腹腔镜直视下对疝内容物进行观察,清晰显示组织的血运情况,提高了手术的精准性,降低了术后感染等并发症的发生率[13-17]。在腹股沟嵌顿疝手术中应用腹腔镜具有以下优点:(1)切口小,不容易引发感染;(2)利于患者术后下床活动,缩短患者住院时间;(3)在探查过程中,如果发现合并腹内脏器或双侧疝能够一并处理;(4)在探查过程中,如果发现肠管坏死,能够行肠管吻合,将切除肠管置入标本袋,避免污染手术切口,降低切口感染发生率;(5)可将补片放置于耻骨孔周围,覆盖股疝、直疝、斜疝位置,降低其他疝发生率。该研究中,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为2.94%,符合Birindelli A等[18]报道的5%,且显着低于对照组的29.41%(P<0.05),证明腹腔镜下手术治疗的安全性更高。
  综上所述,对腹股沟嵌顿疝患者实施腹腔镜手术,具有安全性高、效果确切、术后恢复快等优点。

  参考文献
  [1]储修峰,徐妙军,吴志明,等.腹腔镜与开放手术治疗腹股沟嵌顿疝的比较研究[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8,23(8):613-617.
  [2]朱真闯,闫学强,杨俊,等.腹腔镜手术在11例小儿特殊类型腹股沟嵌顿疝治疗中的应用[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17,38(3):938-942.
  [3]樊珈榕.腹横纹小切口手术治疗小儿腹股沟斜疝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7,45(3):82-83.
  [4]杨宁,左明章,孟小燕,等.超声引导下髂腹股沟-髂腹下神经阻滞联合局部浸润麻醉在老年患者腹股沟疝中的应用[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7,45(3):48-51.
  [5]徐晓红,田伟千,武茜,等.腹横肌平面阻滞用于腹股沟疝修补术的效果分析[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18,10(9):93-96.
  [6]李健,高峰,肖志文.腹腔镜治疗腹股沟嵌顿疝的争议[J].外科理论与实践,2018,23(4):329-332.
  [7]魏建波.腹腔镜术与开放性手术治疗腹股沟疝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8,13(9):46-48.
  [8]李胜,杨文光.钳夹式疝环闭合针辅助腹腔镜钩针法疝环闭合术治疗成人腹股沟斜疝[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8,18(8):728-731.
  [9]李乐,李鑫,李洪涛.无张力疝修补术治疗腹股沟嵌顿疝的体会[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8,18(1):86-88.
  [10]吴云子.腹膜外腹腔镜疝气修补术治疗老年腹股沟疝的疗效分析[J].中外医疗,2017,36(36):26-28.
  [11]杨少锋.腹膜外腹腔镜疝气修补术治疗老年腹股沟疝的疗效观察[J].中国医药科学,2018,8(11):254-256.
  [12] Yang S,Zhang G,Jin C,et al. Transabdominal preperitoneal aparoscopic approach for incarcerated inguinal hernia repair:A report of 73 cases[J].Medicine(Baltimore),2016, 95(52):e5686.
  [13] Bessa SS, Abdel-Fattah MR, Al-Sayes IA, et al. Results of prosthetic mesh repair in the emergency management of the acutely incarcerated and/or strangulated groin hernias:a 10-year study[J]. Hernia, 2017, 19(6):909-914.
  [14] Sawayama H,Kanemitsu K,Okuma T,et al.Safety of polypr opylene mesh for incarcerated groin and obturator hernias: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110 patients[J].Hernia,2017, 18(3):399-406.
  [15] Hayama S,Ohtaka K,Takahashi Y,et al. Laparoscopicreduction and repair for incarcerated obturator hernia:comparison with open surgery[J].Hernia,2017,19(5):809-814.
  [16] Huerta S, Pham T, Foster S, et al. Outcomes of Emergent Inguinal Hernia Repair in Veteran Octogenarians[J].American Surgeon, 2016, 80(5):479-483.
  [17] Dahlstrand U, Wollert S, Nordin P, et al. Emergency femoral herniarepair:a study based on a national register[J].Ann Surg, 2017,249(4):672-676.
  [18] Birindelli A, Sartelli M, Di Saverio S, et al. 2017 update of the WSES guidelines for emergency repair of complicated abdominal wall hernias[J].World J Emerg Surg, 2017,12-37.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