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内筛窦切除术联合鼻息肉摘除术在鼻息肉患者中的应用

时间:2021-11-29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探讨鼻内筛窦切除术联合鼻息肉摘除术在鼻息肉患者中的应用效果。方法:2018年2月-2021年1月收治鼻息肉患者94例,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进行鼻息肉摘除术;研究组在鼻息肉摘除术基础上进行鼻内筛窦切除术。比较两组治疗效果。结果:两组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3个月后CD8+水平低于对照组,CD3+及CD4+水平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对鼻息肉患者进行鼻内筛窦切除术联合鼻息肉摘除术治疗的效果理想,可改善患者免疫功能,且并发症发生率低。
关键词:鼻内筛窦切除术 鼻息肉摘除术 鼻息肉 免疫功能

鼻息肉为发病率较高的耳鼻喉科疾病,由鼻窦慢性炎性反应与机体变态反应导致的鼻窦黏膜或鼻腔突起肿块[1]。在鼻息肉患者临床治疗中,鼻息肉摘除术发挥重要作用,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患者临床症状,但具有较高复发率,预后相对不理想[2]。临床研究证实,在鼻息肉摘除术基础上联合鼻内筛窦切除术治疗,临床症状改善更明显,患者满意度更高。本研究选取收治的94例鼻息肉患者,比较以上两种治疗方法对患者症状改善及免疫功能的影响。

资料与方法

2018年2月-2021年1月收治鼻息肉患者94例,随机分为两组,各47例。研究组男25例,女22例;病程1~12年,平均(3.5±0.4)年。对照组男24例,女23例;病程1~12年,平均(3.4±0.5)年。本研究经医院伦理会批准;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3]:(1)临床资料完整,年龄>18岁;(2)符合鼻息肉诊断标准;(3)伴中耳炎、嗅觉异常、闭塞性鼻音等症状,经临床诊断,确诊为鼻息肉;(4)认知功能正常,可配合该研究;(5)该研究期间未参与其他临床研究,可接受术后随访。
排除标准[4]:(1)有自身免疫疾病;(2)有鼻腔器质性损伤;(3)不能耐受手术;(4)妊娠期或哺乳期;(5)有血液疾病史;(6)肝肾、心肺功能异常;(7)研究前接受鼻息肉或鼻窦术;(8)有重大脏器受损。
方法:术前确定患者用药禁忌,进行常规检查,术前14 d,患者连续服用泼尼松,以便缩小息肉体积,方便手术开展。对照组给予鼻息肉摘除术治疗,研究给在此基础上联合鼻内筛窦切除术治疗。(1)鼻息肉摘除术:气管插管全麻,术区消毒,常规铺巾,对息肉原发部位细心观察,对息肉蒂部观察,吸切器应将其完全切除。如果是鼻甲游离缘处鼻息肉,且具有较广息肉基底,需对中鼻甲应用鼻甲剪切断,将息肉摘除。完成手术后,在术区放置凡士林纱条和明胶海绵,72 h后取出。(2)鼻内筛窦切除术:对筛泡选用筛窦钳开放,完全刮除前部筛窦气房,刮除时应保证动作轻柔。若鼻甲黏膜有息肉样变,应切除中鼻甲,保留未明显病变组织。全部咬除残留黏膜碎片、气房、息肉,降低撕拉力度,确保无残留。
观察指标:⑴临床疗效。疗效判定标准:(1)无效:有息肉形成,临床症状无明显改善,术腔有脓液和粘连;(2)有效:临床症状好转,存在少量脓液和轻度水肿;(3)显效:临床症状消失,黏膜上皮化,窦口开放良好,无脓液出现。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5]。⑵并发症:统计眶内血肿、鼻腔粘连、窦口狭窄例数,计算发生率。⑶免疫功能对比:对CD8+、CD3+、CD4+等指标应用流式细胞仪(型号:FACSCALIBUR)检测,相关操作依据说明书进行[6]。
统计学方法:数据采用SPSS 19.0软件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与并发症发生率比较:两组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与并发症发生率比较[n(%)]

两组患者免疫功能比较:两组治疗1个月后CD8+、CD3+、CD4+指标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3个月后CD8+水平低于对照组,CD3+及CD4+水平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免疫功能比较(±s)

讨论

鼻息肉发病率高,常会出现鼻塞、脓涕、耳鸣、头痛等症状,严重影响生活。因此,应选取有效治疗方法,避免分泌性中耳炎与鼻窦炎发展,降低并发症发生率[7]。鼻息肉摘除术通过摘除鼻息肉,可改善患者鼻腔通气功能,临床症状减轻[8]。但患者术后病情易反复,可能进行多次手术。鼻内筛窦切除术通过对病变筛窦气房清除,可保证引流通畅性。因此,仅选用1种手术方法治疗效果不明显,该研究在鼻息肉摘除术治疗基础上联合鼻内筛窦切除术治疗,患者满意度高,预后效果理想。
在抗感染治疗中,T细胞会对机体特异性免疫介导,细胞毒性T细胞亚群为CD8+主要亚群[9]。CD3+会与T细胞抗原受体相结合,该因子水平降低,说明患者免疫功能受影响[10]。在抗原与细胞因子刺激下,CD4+会进行分化,对免疫过程进行调节和诱导[11-12]。该研究探究两种治疗方法对患者免疫功能影响,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后1个月CD8+、CD3+、CD4+指标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3个月后CD8+水平低于对照组,CD3+及CD4+水平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表明,与单纯鼻息肉摘除术治疗比较,联合鼻内筛窦切除术治疗可更大程度提高患者免疫功能,有利于病情恢复。该研究探究两种治疗方法对患者治疗有效率及并发症发生率的影响,研究结果显示,与单纯应用鼻息肉摘除术的对照组比较,鼻息肉摘除术治疗基础上联合鼻内筛窦切除术治疗能够提高治疗有效率,两种治疗方法联合并不会增加并发症发生率,该治疗方法临床应用可行性与安全性较高。
综上所述,对鼻息肉患者进行鼻内筛窦切除术联合鼻息肉摘除术治疗的效果理想,可改善患者免疫功能,并发症发生率低。因此,该治疗方法广泛应用。

参考文献
[1]黎景佳,陈伟雄,张剑利,等.联合被膜内外低温等离子扁桃体切除术在减少儿童OSA术中和术后出血中的应用[J].临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20,1(2):131-135.
[2]简雷,朱宏飞,邓可斌,等.中药鼻腔冲洗联合布地奈德混悬液对鼻息肉术后康复和血清细胞因子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20,38(6):209-212.
[3]王雅堂,杨见明,许海艳.鼻内镜手术联合糖皮质激素浸润对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患者远期疗效及鼻功能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20,30(10):87-91.
[4]刘春秀,王亚婷,杨美侠.鼻内镜下低温等离子射频消融术对鼻前庭囊肿患者生化指标及免疫功能的影响[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9,37(2):14-15.
[5]李曙晖,朱曙光.内镜下切除术与腹腔镜下切除术对结直肠黏膜下肿瘤的治疗效果及安全性对比研究[J].中国综合临床,2019,35(5):417-421.
[6]董瑜,蒋莉莉.专职护理干预对鼻内镜下手术治疗鼻窦炎和鼻息肉患者心理状态及并发症的影响效果分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9,22(S2):197-198.
[7]冯广阔,杨海明,申彦杰,等.VATS解剖性肺段切除术与肺叶切除术治疗Ⅰa期NSCLC患者的手术情况及对肺功能影响的比较[J].现代肿瘤医学,2019,27(11):1899-1903.
[8]Tarrant JC,Holt DE,Durham AC.Co-occurrence of Nasal Polyps and Neoplasms of the Canine Nasal Cavity[J].Veterinary Pathology,2019,56(6):885-888.
[9]耿茹.微信延续性护理对子宫内膜息肉切除术后应用孕激素左炔诺孕酮宫内节育器患者的影响研究[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9,19(11):1924-1926.
[10]刘骥,林云,邹映东,等.慢性鼻-鼻窦炎患者细胞免疫功能与规范化鼻内镜手术疗效分析[J].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2019,19(2):92-94.
[11]Hoy SM.Dupilumab:A Review in Chronic Rhinosinusitis with Nasal Polyps[J].Drugs,2020,80(7):711-717.
[12]郑铭,王敏,李颖,等.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的免疫炎性标志物表达及其对术后复发的预测价值[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9,54(3):174-18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