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钳助产在第二产程异常产妇中的应用效果及对母婴结局的影响

时间:2021-09-18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探讨产钳助产应用于第二产程异常产妇分娩过程中的效果并分析对母婴结局的影响。方法:2016年2月-2018年9月收治分娩第二产程异常的产妇42例,分为两组。试验组采取产钳助产分娩;对照组采用急诊剖宫产分娩。观察两组产妇分娩时间、产妇并发症发生率及新生儿情况。结果:试验组产妇平均分娩时间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产妇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新生儿重度窒息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第二产程异常产妇的后续分娩过程中,应用产钳助产的产程进展快速,产妇及新生儿并发症发生率低,安全有效。
关键词:产钳 剖宫产 第二产程 新生儿 母婴

第二产程及为胎儿娩出期,其指产妇子宫口开全开始至胎儿娩出这一段时间,初产妇一般需要1~2 h,经产妇相对较快,部分也可达1 h[1]。第二产程的时间因人而异,但一般情况下不得超过2 h。第二产程若发生异常,会延长产程严重者甚至产程停滞,极大地增加了母婴出现危险的概率[2]。目前产钳助产与急诊剖宫产作为第二产程发生异常后的主要应对手段,但对于两种分娩方式的应用效果以及对母婴结局的影响临床上并无统一定论,本文就通过回顾性分析42例第二产程异常的产妇病例,探讨两种不同分娩方式的效果,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2016年2月-2018年9月收治分娩第二产程异常的产妇42例,分为两组。试验组22例;年龄22~41岁,平均(24±4.6)岁;孕周36~42周,平均(38.0±1.3)周。对照组20例;年龄23~45岁,平均(25.0±4.5)岁;孕周36~42周,平均(37.0±0.9)周。所有产妇第二产程异常的临床表现为:胎头下降延缓或停滞4例、胎儿方位异常5例、头盆不称3例、胎儿宫内窘迫16例、宫缩乏力12例及合并其他妊娠并发症2例,需要缩短第二产程。同时合并出现上述6种情形的,以先后顺序统计首先出现的表现。本研究经伦理委员会批准。两组产妇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方法:(1)试验组多数使用低位产钳,少数行低中位产钳,手术过程中宫口全开。低中位产钳助产的应用为下列临床表现出现时:胎头矢状缝处于骨盆出口平面的斜径或横径上,双顶径达坐骨棘水平[3]。当出现下列临床表现时采用低位产钳助产:双顶达坐骨棘平面以下,胎头矢状缝已转到骨盆出口前后径上,先露的骨质部已达到+3以下。(2)对照组对产妇采用腰硬联合麻醉并对其实施横切子宫下段剖宫产分娩进行干预。
观察指标:(1)比较两组产妇分娩时间:记录两组产妇在发生第二产程异常后,从开始实施干预到婴儿分娩的时间;(2)比较两组产妇并发症发生率,主要包括产后出血、产褥感染、软产道损伤等;(3)比较两组新生儿结局,包括新生儿窒息、颜面擦伤、头皮血肿、肺炎等。
统计学方法:数据应用SPSS 19.0软件处理;计量资料以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产妇分娩时间比较:试验组平均分娩时间为(15.4±4.9)min低于对照组(31.8±11.7)min,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两组产妇产后并发症发生率比较:试验组产后出血、产褥感染、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软产道损伤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产妇产后并发症发生率比较[n(%)]

两组新生儿结局比较:试验组重度窒息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轻度窒息、颜面擦伤、头皮血肿及肺炎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新生儿结局比较[n(%)]

讨论

大量临床研究表明,约0.2%的产妇会发生第二产程异常[4]。部分学者认为产妇第二产程的异常与第一产程的进展有直接关联。有资料显示,多数在第二产程采用急诊剖宫产的产妇在早期阶段或第一产程就有胎头下降异常等情况发生[5]。处理此类产妇时,医务人员首先要分析产妇的状况,加快产程。对于高度怀疑难产的产妇,应立即采取产程休息、宫颈封闭、纠正胎位等方法帮助产妇分娩。如未取得满意效果,应马上手术介入,不要拖延。
通过本文研究可发现,两组新生儿头皮血肿、轻度窒息、颜面擦伤、肺炎及产妇软产道损伤等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但产妇产后出血、产褥感染以及新生儿重度窒息方面,试验组较低。剖宫产因为产程进展较慢,子宫弹性不足,加之胎头在骨盆深处不易取出,均可能导致子宫切口撕裂引发产后出血[6]。试验组平均分娩用时低于对照组,之所以对照组用时较长,可能是术前准备不可避免的需要一定时间,且对麻醉条件要求更严格;由产房将产妇转至手术室也需耗费时间。而试验组的产妇在产房即可实施见效更快的会阴阻滞麻醉,无需转运,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剖宫产产程进展比产钳助产慢,对软产道的压迫时间更长,同时因宫收缩乏力以及子宫下段切口易撕裂或损伤等诸方面因素影响[7],产妇产后出血发生率会明显升高。新生儿窒息的主要原因是胎儿宫内窘迫,产钳助产分娩时间短,产程进展快速,使得胎儿减少在缺氧环境的时间,从而使新生儿窒息的发生率降低[8-10]。由于剖宫产产程进展缓慢,分娩时间长,胎儿长时间处于缺氧状态,因为盆底长时间受压迫而阻滞了胎头下降,增加了新生儿窒息的发生率。但是,在采取产钳助产时,应当首先检查产妇阴道情况,探明产妇的骨盆以及胎头的具体位置,综合评估后实施助产,避免操作中撕裂胎儿的大脑镰及小脑幕等情况的发生,减少胎儿血管破裂、颅骨骨折的发生率。
综上所述,产钳助产相较于急诊剖宫产在第二产程异常产妇的应用中,其分娩时间短、对母婴不利影响小,优势明显,提高安全系数,降低分娩的风险。只要实行产钳助产时,正确把握低位产钳技术的适应证,即可正确解决产妇第二产程异常。因此,产钳助产在第二产程异常产妇的应用效果好,对母婴结局的不利影响轻微,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黄奕冰.第二产程头位难产中阴道助产和剖宫产对母婴的影响[J].岭南急诊医学杂志,2018,23(4):379-380.
[2]罗桂兰,黎凡.改良式低位产钳术与会阴侧切低位产钳术助产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7,29(4):89-91.
[3]王振威.新旧产程处理标准在当代孕妇产程管理中的效果分析[D].兰州:兰州大学,2017.
[4]郭真.产钳助产与剖宫产对第二产程异常产妇母婴结局的影响比较[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6,1(9):102-103.
[5]陈慧娟,吴蕾,付锦艳.新产程标准中第二产程时长对产妇和新生儿结局的影响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6,51(10):1170-1173.
[6]唐桂娥,易良英.第二产程异常的产妇经产钳助产及急诊剖宫产的母婴效果对比[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5,36(10):52-54.
[7]闫思思,肖玲.新产程标准及其助产模式对产钳助产、中转剖宫产和新生儿窒息发生率的影响[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6,19(4):315-317.
[8]张文秀.改良式低位产钳术联合无保护会阴助产的临床观察[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4,30(8):625-627.
[9]孟春娣.第二产程异常时产钳助产和剖宫产的临床分析[J].当代医学,2016,22(16):25-27.
[10]陈慧娟,吴蕾,付锦艳.新产程标准中第二产程时长对产妇和新生儿结局的影响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6,51(10):1170-1173.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