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TIMI计数在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中的应用

时间:2021-07-28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究量化TIMI计数在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中的应用;方法 选择在本院心病一科住院的符合诊断标准的冠心病心绞痛心血瘀阻证患者60例,所有患者入组后完善冠状动脉造影检查,统计TIMI帧数计数。60例患者均为心血瘀阻证。将其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人数均为30例。其中对照组采取常规的治疗方法,治疗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增加针灸治疗,对两组患者治疗后的西雅图心绞痛量表评分中的躯体活动受限程度(PL)、心绞痛稳定状态(AS)、心绞痛发作情况(AF)、治疗满意程度(TS)、疾病认知程度(DS)进行评分比较。结果 经过针灸治疗后的治疗组患者在西雅图心绞痛量表评分上显著优于对照组(P <0.05)。结论 将量化TIMI计数应用于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中,可以有效的观测患者的冠状动脉血流变化。
关键词:TIMI计数 针灸 冠状动脉慢血流 应用

冠状动脉慢血流是指冠状动脉造影发现冠状动脉血流缓慢、供血不足,引起的心肌急剧缺血缺氧,导致心绞痛,在临床上主要表现为胸闷、胸痛等[1]。目前在临床上主要是西药治疗,疗效并不显著。冠心病心绞痛病情重,病情变化快,需要急诊处理。若郄门穴或心包经某个穴位能够作为急救穴位进行急救,那么就能给冠心病患者不能耐受“硝酸酯类”“利尿剂”等药物治疗的患者带来福音[2]。以冠状动脉造影的结果作为判断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的指标,结论更加可靠,甚至可以作为改善冠状动脉血流的金标准。本文旨在探究量化TIMI计数在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中的应用效果。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在本院心病一科住院的符合诊断标准的冠心病心绞痛心血瘀阻证患者60例,所有患者入组后完善冠状动脉造影检查,统计TIMI帧数计数。将其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人数均为30例。其中对照组男18例,女12例,年龄37~78岁,平均年龄(62.34±3.78)岁;病程1~8年,平均病程(3.1 5±2.0 8)年;治疗组男1 9例,女11例,年龄3 8~7 7岁,平均年龄(6 2.1 9±3.6 3)岁;病程1.5~7.9年,平均病程(3.28±2.06)年。基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1)符合冠状动脉慢血流的判定标准。(2)患者及其家属均知晓本次研究并签订了同意书。排除标准:(1)患有恶性肿瘤的患者。(2)精神异常的患者。(3)病例资料不完整或不配合本次研究的患者。
1.3 方法
对照组采取常规的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和护理干预。治疗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增加中医针灸治疗。患者采用坐位或侧卧位,常规消毒;心俞斜刺,向脊椎方向进针1~1.5寸,得气后留针30 min,留针期间反复捻转;内关直刺,1~1.5寸,得气即可,留针30 min。取针后,用艾炷每穴灸3壮,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试验过程中患者常规口服抗血小板聚集药物肠溶阿司匹林肠溶片100 mg,每日1次;心绞痛发作时舌下含服硝酸甘油[3]。通过临床样本分析,提取归纳关于针灸对于冠心病心绞痛的临床疗效量化分级。
1.4 观察指标
参照西雅图心绞痛量表评分,判断患者针灸治疗的疗效。西雅图心绞痛量表分为5大项:躯体活动受限程度(PL)、心绞痛稳定状态(AS)、心绞痛发作情况(AF)、治疗满意程度(TS)、疾病认知程度(DS),各项满分为100分,评分越高患者生活质量及机体功能状态越好。
1.5 统计学方法
将研究中的PL、AS、AF、TS、DS作为计量数据,输入到统计学软件(SPSS22.0版本)中,采用形式进行表示,用t检验进行组间比较,若P<0.05,则提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研究结果显示,经过针灸治疗后的治疗组患者在西雅图心绞痛量表PL、AS、AF、TS、DS维度评分上显著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西雅图心绞痛量表各维度评分比较

3 讨论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是冠状动脉血管发生动脉粥样硬化病变而引起的血管腔狭窄或阻塞,造成心肌缺血、缺氧或坏死而导致的心脏病,常常被称为“冠心病”[4]。冠心病属于中医学“胸痹”“心痛”范畴,是重要心系疾病。1987—1993年我国多省市35~64岁人群调查(中国MONICA)发现,最高发病率为108.7/10万(山东青岛),最低为3.3/10万(安徽滁州),有较显著的地区差异,北方省市普遍高于南方省市。冠心病的患病率城市为1.59%,农村为0.48%,合计为0.77%,呈上升趋势。冠心病在美国和许多发达国家排在死亡原因的第一位。2009年中国城市居民冠心病死亡粗率为94.96/10万,农村为71.27/10万,城市高于农村,男性高于女性。在日常的临床工作中,冠心病的患者出现最多的心血管事件是心绞痛,心绞痛发作多是由心肌缺血而引起的[5-7]。在临床中,大多数心肌梗死患者既往有心绞痛病史,因此心绞痛对人群的影响巨大,对社会影响巨大。在治疗上,西医对冠心病心绞痛有明确的指南,中医并未见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指导文件。祖国医学如此渊源,对治疗各类疾病有广泛的经验类书籍留世。查阅大量名医医案,发现针灸治疗心绞痛有明显的疗效,因而探讨针灸对冠心病心绞痛的临床疗效及其机制的研究有重要意义,可使中医走向世界,让中医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可。
冠心病心绞痛及心肌梗死患者多伴随有冠状动脉慢血流,目前使用TIMI帧计数判断冠状动脉慢血流,帧数在80~90帧可作为诊断冠状动脉慢血流的标准,针灸治疗后,若帧数下降到60~80帧,说明冠状动脉慢血流得到改善,一般认为帧数减少10%可以作为判断治疗有效的标准[8]。
目前,已有部分临床研究证实针灸结合药物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疗效肯定,与单纯药物组相比,患者心绞痛改善时间较前缩短,ST-T改变较前恢复。中医经典多次描述心绞痛相关症状及治疗,《灵枢·厥病篇》中手足青至节,心痛甚,旦发夕死、夕发旦死,所描述的就是真心痛,也就是西医的心绞痛。选取内关、心俞、郄门3个穴位,内关为手厥阴心包经的腧穴,为本经络穴,又是八脉交会穴之一,通于阴维脉,主治本经经病和胃、心、心包络疾病。心腧为足太阳膀胱经的腧穴之一,《针灸甲乙经》述,寒热心痛,循循然,与背相引而痛。郄门穴为手厥阴心包经的郄穴,心包经的体表经水由此回流体内经脉[9]。郄门穴有宁心,理气,活血的功效。现代常将此类穴位应用于治疗冠心病、胸膜炎、心律失常、心绞痛等。我科室临床常应用中医针灸配穴治疗冠心病,内关、心腧、郄门是最常用穴位。
冠状动脉慢血流在冠心病心绞痛、心律失常、其他心系疾病等患者中很常见,往往导致急性心肌缺血,心肌缺氧。目前国内常用TIMI分级评价冠状动脉血流,是一种评价冠状动脉血流的定性方法,在不同的观察者之间变异很大,因此校正的TIMI帧数计数方法(CTFC)是定量且可重复性评价冠状动脉血流的指标。一般公认的正常冠状动脉的血流速度(30帧/秒的记录速度下)在前降支为(36.20±2.60)帧[校正后为(21.10±2.10)帧],左旋支为(22.20±4.10)帧,右冠状动脉(20.40±3)帧,平均为(21±3.10)帧。采用CTFC时,大于已公布冠状动脉正常血流速度的2个标准差即可诊断CSF;在正常血流速度的2个标准差之内则认为冠状动脉血流速度正常。因此,采用量化TIMI帧计数的方法评价针灸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的疗效是可行的。根据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的患者在西雅图心绞痛量表评分的各项数据上显著优于对照组(P<0.05),说明针灸对于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患者的疗效显著,这也与王敏武和朱赟[10]的研究结果具有相似性。
综上所述,将针灸用于治疗冠状动脉慢血流可以有效改善患者的血流动力学数据,同时运用量化TIMI计数的方式,可以有效、精确的观测患者的冠状动脉血流情况,值得广泛应用。

参考文献
[1]韩呈孝.以腹痛为主要表现的心血管疾病3例[J].中国乡村医药,2020,27(15):39-40.
[2]刘全义.分析冠脉内注射尼可地尔对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中慢血流的改善作用[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20,8(12):54-55.
[3]李静,韩雅君.冠状动脉瘤样扩张研究进展[J].内蒙古医学杂志,2020,52(3):287-289.
[4]王位,韩渊,赵巍,等.准分子激光冠脉消融术在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直接经皮冠脉介入治疗中的应用[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20,40(3):225-230.
[5]王艳茹.冠脉内给予重组人尿激酶原对急性STEMI患者心肌灌注的疗效研究[D].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20.
[6]徐宝.残粒脂蛋白胆固醇与STEMI患者PPCI术后冠脉慢血流/无血流以及预后的相关性研究[D].大连:大连医科大学,2020.
[7]崔光卫,邵洁,刘闯,等.针刺郄门穴改善冠脉慢血流现象28例即时效应观察[J].中国针灸,2020,40(1):41-42.
[8]李骞,叶伟祥,张强,等.冠状动脉慢血流与焦虑抑郁心理性因素的关系研究[J].中外医学研究,2019,17(35):1-4.
[9]戴远辉,郝育琦,刘静.冠心病患者择期PCI术中发生冠脉慢血流的危险因素分析[J].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19,36(11):1810-1813.
[10]王敏武,朱赟.冠脉慢血流患者冠状动脉血流速度与血液指标、血管直径的相关性分析[J].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2019,17(11):991-994.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