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证护理在卵巢癌药物化疗患者中的应用效果

时间:2020-09-22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讨循证护理在卵巢癌化疗患者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1月于我院治疗的50例卵巢癌患者进行比较分析。两组均采用相同化疗药物,根据电脑随机分为参照组(n=25),予以基础护理,研究组(n=25),予以循证护理。比较两组心理状况、生活质量及药物应激反应。结果 护理前,两组的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研究组的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评分低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的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和总健康评分高于参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的药物过敏发生率低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对卵巢癌化疗患者实施循证护理可有效改善患者负面情绪,利于提升患者生活质量,最大程度降低化疗不良反应,确保化疗质量。
  关键词:卵巢癌 化疗 循证护理 护理效果

  化疗为临床治疗癌症的主要措施之一,通过给予患者化疗药物,以此来阻止癌细胞的扩散及分化,延缓患者预计生存时间。随着妇科疾病发病率增加,临床患有卵巢癌比重上升,受到临床高度重视;考虑卵巢癌癌症分化较低,常规外科治疗效果不佳,及时开展有效的化学药物治疗,及时阻断癌细胞增殖,延长患者预计生命时长[1]。化疗主要适配肿瘤恶性程度高、常规治疗无效癌症患者,患者身心压力较大,因此患者诊治中对护理需求也更加高[2]。随着临床对化疗患者预计生存期诊治质量及生活质量关注提高,确保患者于预计生存期内进行高质量、人性化诊治有重要研究价值。本研究选取50例卵巢癌患者进行比较分析,旨在探寻循证护理在化疗护理中的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1月我院收治50例化疗卵巢癌患者,根据电脑随机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每组各25例。本研究已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研究组中,年龄28~62岁,平均(43.25±2.15)岁;其中3例为子宫内膜样腺癌;2例为透明细胞腺癌,5例为黏液行囊腺癌,15例为浆液性囊腺癌。参照组中,年龄26~60岁,平均(43.52±2.09)岁;其中4例为子宫内膜样腺癌,2例为透明细胞腺癌,6例为黏液行囊腺癌,13例为浆液性囊腺癌。两组的年龄、癌症类型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1)患者符合《妇科癌症疾病诊治指南》[3]卵巢癌的诊断标准,患者接受化疗治疗,预计生存时间>3个月;(2)经与患者及家属商议,患者同意参与研究;(3)具有完整病历资料者。排除标准:(1)治疗依从性较差者;(2)伴其他恶性肿瘤者;(3)精神类疾病或认知功能障碍者;(4)无法定监护人的患者。
  1.2 方法
  1.2.1化疗干预
  于化疗药物使用前予以患者地塞米松(四川泰华堂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51020647,生产批号:1812231)、西咪替丁(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31022471);两组均采用紫杉醇(Abraxis Bio Science,LLC进口药品注册标准JX20090071;生产批号:20190101)和西咪替丁化疗。
  1.2.2护理措施
  对照组实施基础护理干预,于患者化疗前给予治疗指导,遵医嘱给予药物过敏预防,予以药物指导;加强环境指导,给患者舒适护理环境,指导患者化疗体位,确保化疗精准性;化疗后留查15 min,待患者无不良反应后可离开;给患者饮食指导,建议食用清淡、易消化食物,避免加重胃肠道负担,减少恶心呕吐情况;加强口腔卫生护理,呕吐后及时给予患者含漱[4]。研究组实施循证护理,具体措施如下。(1)治疗前干预:药物治疗前了解患者既往史及药物过敏史,对患者过敏情况进行记录,确保药物使用安全性,规避药物应激反应;准备好抢救药械,给予心电监护,化疗前观察患者血氧饱和度等生命体征[5]。(2)化疗护理:监护人陪同,对患者家属进行健康宣教,针对药物使用情况、化疗重要性及必然性对患者讲解,提高患者配合度,告知家属不要在患者面前展露伤心、担忧表情,以免加重患者心理负担;察言观色了解患者内心情况,适时给予心理支持;观察用药时不良反应发生情况,一旦发生不良反应立即停止药物输注,医师采取措施,做好病情记录[6-7]。(3)化疗后护理:化疗药物输注后采用生理盐水冲洗,紫杉醇输注后30 min可输注卡铂类药物;药物使用后加强健康宣教,针对用药、饮食及运动等进行指导[8]。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观察两组的治疗前后焦虑抑郁情绪、生活质量及药物应激反应发生情况。其中焦虑及抑郁情绪分别应用焦虑自评量表(SDS)及抑郁自评量表(SAS)进行评估,SDS评分正常上限为41分,SAS评分正常上限为40分,分数越高表明患者负面情绪越严重;生活质量采用生存质量量表(SF-36)评定,包括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及总健康值5个维度,分值最低0分,最高100分,分数越高表明患者生活质量越好;药物应激反应包括药物过敏、其他不适症状等[9]。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护理前后SAS、SDS评分的比较
  护理前,两组的SDS、SA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两组的SDS、SAS评分低于护理前,研究组SDS、SAS评分低于参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护理前后SAS、SDS评分的比较(分,±s)
  
  2.2 两组护理前后SF-36维度评分的比较
  护理后研究组的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和总健康评分高于参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护理前的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和总健康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护理后的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和总健康评分高于护理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护理前后SF-36维度评分的比较(分,±s) 
  
  2.3 两组药物应激反应的比较
  研究组有1例药物过敏,发生率为4.0%,对照组有6例药物过敏,发生率为24.0%,研究组药物过敏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42,P<0.05)。

  3 讨论

  卵巢癌为临床常见女性生殖系统肿瘤,肿瘤程度偏恶性,临床使用化疗干预帮助患者延缓预计生存时间[10]。临床常用化疗药物包括紫杉醇、卡铂,其刺激性较强,对患者机体损害性较大,长时间使用加重患者机体损耗,易并发系统不良反应,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11],加之患者机体功能处于减退状态,机体防御能力降低,药副反应发生率较高,对患者身心健康有严重影响,易导致遵医行为不佳,治疗意愿降低情况的发生,影响化疗开展有效价值;临床化疗中辅以优质护理干预尤为重要,最大程度降低化疗药物对机体负面影响,提高化疗治疗有效性[12]。
  循证护理为临床优质护理模式,是基于患者病情诊治需求开展护理干预,提高护理针对性,通过对患者身体状况及心理状况评估,了解患者护理需求及风险因素,整合临床经验,以既往临床常见护理不良事件为模板,制定针对性预防护理对策,对患者进行预见性不良反应规避,降低护理不良事件发生,规避护患纠纷,利于制定针对性护理措施[9];护理坚持以人文关怀为宗旨,提供优质护理干预,旨在提高患者诊治满意度;科学制定护理流程,优化有限人力资源,在有限医疗服务资源内,提升患者预计生存时间的生活质量[13-15]。
  本研究结果显示,护理前两组的负面情绪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研究组负面情绪低于对照组,循证护理于改善患者心理状态有益;通过两组SF-36评估显示,研究组的生理功能、情感状态、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及总健康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患者预计生存时间生活质量得到提升;通过对两组药物应激反应观察,采用循证护理研究组药物过敏发生率低于参照组(P<0.05)。提示循证护理研究组安全性好。
  综上所述,对卵巢癌药物化疗实施循证护理可有效改善患者负面情绪,利于提升患者生活质量,最大程度降低化疗不良反应,确保化疗质量,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Mortazavi H,Nikfar B,Esmaeili SA,et al.Potential cytotoxic and anti-metastatic effects of berberine on gynaecological cancers with drug-associated resistance[J].Eur J Med Chem,2019,187:111 951.
  [2]秦冬岩,李洪莲,孙莉等.护理干预对卵巢癌化疗患者周围神经毒性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6,22(2):83-84.
  [3]杨燕红,姜美萍,徐凤等.心理干预对晚期卵巢癌化疗患者的疗效观察[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7,37(9):108-109.
  [4]常星艳.针对性护理干预对复发性卵巢癌化疗患者心理状态的改善效果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8,34(12):899-903.
  [5]Chung WM,Ho YP,Chang WC,et al.Increase Paclitaxel sensitivity to better suppress serous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via Ablating androgen receptor/Aryl hydrocarbon receptor-ABCG2 axis[J].Cancers(Basel),2019,11(4):pii:E463.
  [6]温小梅.风险管理在妇科恶性肿瘤紫杉醇化疗中的应用[J].药品评价,2018,15(13):30-31,35.
  [7]王素丹,李颖,陈洁等.贝伐单抗联合其他化疗药物治疗复发卵巢癌患者的护理[J].中华护理杂志,2018,53(6):759-761.
  [8]Choi JY,Kim HY,Kang MG,et al.Bilateral ovarian granulocytic sarcoma as the primary manifestation of acute myelogenous leukemia treated with allogen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a case report[J].Medicine(Baltimore),2019,98(52):e18390.
  [9]Horsboel TA,Kjaer SK,Johansen C,et al.Increased risk for depression persists for years among women treated for gynecological cancers-a register-based cohort study with up to19 years of follow-up[J].Gynecol Oncol,2019,153(3):625-632.
  [10]熊萍,吕慧民,金小琴,等.紫杉醇与顺铂联合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护理效果观察[J].药品评价,2018,15(5):38-40.
  [11]秦楠,姜桂春,郑峰娟,等.一例卵巢癌化疗患者发生PICC置管穿刺点感染的循证护理实践[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8,34(36):2855-2861.
  [12]钟慧.综合护理在改善卵巢癌化疗患者心理健康及生存质量中的应用[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8,22(8):76-78,88.
  [13]赵丹丹.卵巢癌患者紫杉醇、白蛋白联合顺铂治疗针对性护理[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8,22(2):107-109,122.
  [14]丁宝,张建华,潘娜,等.快速康复外科理念在早期卵巢癌围术期护理中的应用[J].中国医刊,2018,53(6):674-677.
  [15]吉安梅.针对性护理在卵巢癌术后深静脉栓塞患者护理中的应用分析[J].饮食保健,2018,5(16):113.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