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

时间:2020-07-06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要:目的 分析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方法 选取2016年4月至2019年6月在医院接受检查的60例疑似异位妊娠患者,所有患者均行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以手术及临床最终确诊诊断为“金标准”,分析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应用价值。结果 60例患者经手术及临床确诊,53例为异位妊娠,7例为宫内妊娠;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灵敏度及准确度均高于经腹超声检查与经阴道超声检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单独检查与联合检查在诊断异位妊娠特异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诊断异位妊娠中有较高的应用价值,有操作简单、检出率高等优势,两种检查可有效互补,为临床诊断提供影像学参考,有助于提高疾病诊断符合率,降低误诊及漏诊率。
  关键词:异位妊娠 经腹超声 经阴道超声 诊断 应用价值

  异位妊娠是妇科常见的急腹症,指孕卵于子宫腔外着床发育的妊娠过程。孕卵发育需要良好的肌层环境,而子宫腔外无孕卵生长发育的条件,若异位妊娠患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随着时间的推移极易导致大出血,对患者生命安全构成威胁[1],因此,尽早诊断对降低大出血发生率及改善预后有重要作用。近年来,超声技术已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因其有无创性、重复性高等优势而受到患者青睐,已成为诊断异位妊娠首选方法[2]。基于此,本研究对异位妊娠患者给予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探究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的临床应用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4月至2019年6月在我院接受检查的60例疑似异位妊娠患者,年龄20~43岁,平均(29.68±2.04)岁;停经时间39~60 d,平均(48.72±2.53)d;孕次1~3次,平均(1.72±0.64)次;尿妊娠试验,弱阳性3例,阳性57例。纳入标准:(1)符合《妇产科学》(第9版)中异位妊娠相关诊断标准;(2)存在停经、腹痛、阴道出血等临床症状;(3)β-HCG水平明显升高;(5)经手术病理确诊[3]。排除标准:(1)临床资料缺乏;(2)未经手术病理确诊;(3)无法耐受本研究检查患者。
  1.2 方法
  所有患者均行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采用超声诊断仪(美国GE公司)对患者进行检查,经腹检查时嘱患者大量饮水,充盈膀胱,检查时保持仰卧位,设置探头频率为3.5 MHz,于下腹部做横切、纵切及斜切检查,仔细观察患者子宫形态、大小、附件区及盆腔状况;经阴道超声检查时嘱患者将膀胱排空,保持截石位,设置探头频率为8.0 MHz,检查时将阴道探头套入避孕套,对患者双侧卵巢、子宫采用推拉、旋转、倾斜等手法进行多切面检查,观察子宫、卵巢、盆腔是否存在异常,重点观察两侧附件区是否存在异常回声团块,对于存在剖宫产史患者,需着重观察子宫前壁瘢痕位置状况,以免漏诊瘢痕妊娠。
  1.3 临床评价
  以手术及临床最终确诊为“金标准”,分析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应用价值。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ˉ±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病理结果
  60例患者经手术及临床确诊,53例为异位妊娠,7例为宫内妊娠。
  2.2 诊断价值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诊断中灵敏度及准确度均高于经腹超声检查与经阴道超声检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单独检查与联合检查在诊断异位妊娠特异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4。
  表1 经腹超声检查在异位妊娠中的诊断价值
  (例)
  
  表2 经阴道超声检查在异位妊娠中的诊断价值
  (例)
  
  表3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中的诊断价值
  (例)
  
  表4 单独检查与联合检查在异位妊娠中的诊断价值
  (%)
  

  3 讨论

  近年来,异位妊娠发病率逐年上升,其病情进展较快,短期内若不给予恰当的处理,将导致失血性休克,对患者生命安全构成威胁[4-5]。大部分异位妊娠患者早期无明显临床症状,仅表现为少量阴道出血、下腹疼痛等,在临床诊断中易出现漏诊及误诊[6-7]。目前,影像学检查仍是诊断异位妊娠的主要方式,有无创性、操作简单、重复性高等优势,已在妇科疾病的诊断中得到广泛应用。
  本研究结果显示,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诊断中灵敏度及准确度均高于经腹超声检查与经阴道超声检查,表明联合检查在诊断异位妊娠中应用价值较高,可准确诊断异位妊娠的具体类型,为临床诊断提供影像学参考。既往临床上多采用尿妊娠试验判断患者是否妊娠,但漏诊率较高。
  超声在异位妊娠检查中包括经腹超声与经阴道超声两种,其中,经腹超声检查受到腹部脂肪、皮下组织及肌肉等回声干扰,尤其是早期异位妊娠患者,由于附件区包块未完全形成,或包块体积较小,或出现钙化等病理改变,其表现出明显局限性[8];此外,肠管内气体会影响经腹超声检查诊断准确度。而阴道超声在检查中将探头直接深入阴道,属于腔内超声检查,避免受到腹部脂肪、皮下组织等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可充分显示患者子宫、附件等组织信息,若患者胚芽及腹腔积液存在异常,采用经阴道超声检查可在第一时间发现异常;此外,经阴道超声探头分辨力较高,可清晰显示各组织图像,有助于医师观察异位妊娠情况,从而做出准确的临床诊断。另外,经阴道超声检查于患者入院后便可进行,无须憋尿[9-10];可见,采用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可更好地明确异位妊娠类型,并为临床诊断提供影像学参考依据。
  综上所述,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在诊断异位妊娠中有较高的应用价值,可明确异位妊娠类型,且所采集图像较为清晰,为临床诊断提供强有力的影像学参考依据。

  参考文献
  [1]马巧秀,白海艳.经阴道联合经腹超声在异位妊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医学影像学杂志,2016,26(1):178-180.
  [2]胡丹.经阴道超声与腹部超声及两者联合诊断异位妊娠的结果观察[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6,34(4):247-248.
  [3]谢幸,孔北华,段涛.妇产科学[M].9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74.
  [4]艾先梅.经阴道超声联合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J].山西医药杂志,2015,44(7):766-767.
  [5]邢孔丽.腹部超声与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诊断中的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7,32(8):1802-1803.
  [6]郭妍,于冬,尚淑霞,等.阴式超声联合腹部超声对早期异位妊娠的临床诊断价值[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8,22(1):125-126,130.
  [7]范智媛,梁宏伟,张淋淋.经腹与经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早期诊断中的效果比较[J].西部医学,2015,27(7):1069-1070,1074.
  [8]史春玲,权贤芳,李培英,等.经腹超声与经阴道或经会阴超声诊断在妇产科急症中的临床应用价值分析[J].中国病案,2018,19(10):89-92.
  [9]马红霞,张敏青,瞿庆红,等.TVCDS与TACDS对异位妊娠早期诊断的特异性及灵敏性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7,28(3):314-316.
  [10]王玉,秦小宁,张小军.联合应用腹部B超和阴道B超诊断妇产科急腹症的效果分析[J].中国数字医学,2017,12(3):32-34.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