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现况研究

时间:2020-05-28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要:目的 了解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提高临床护士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应对能力提供参考。方法 采用一般资料问卷和灾害准备度量表对438名护士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均分为(4.55±0.84)分,维度得分中救灾技能最高,为(4.59±0.88)分,灾后管理最低,为(4.43±1.03)分。工作年限、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灾害救援知识培训经历、自我感知能完成此次应急救援任务是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的影响因素(R2=0.135,P<0.01)。结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护理管理者对护士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知识及技能培训的同时,应重视灾后管理的培训,从而提高护士灾害应对能力。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护士; 灾害准备度;

  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流行,严重威胁人类的健康。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列入乙类传染病,并按甲类传染病进行预防和控制[1]。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医护人员总是第一时间奔赴前线参与救援,是救援队伍的核心力量[2]。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统筹安排下,全国4.26万余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3]。护士灾害准备度是指护士应具备的防灾、减灾、备灾、灾中救援及灾后重建方面的应对能力[4],只有具备良好的灾害准备度,才能在灾害发生后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提高灾害救援效率,降低灾害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5-6]。由于此次疫情发生突然,传播迅速,且尚无特异性药物治疗,对医护人员的灾害救援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护士作为救援团队的重要力量,其救援能力直接决定整个救援团队的工作效率及质量[6]。本研究旨在探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的灾害准备度水平,为提高临床护士灾害应对能力提供参考。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采用便利抽样法,于2020年2月4日至7日选取湖南省、广东省、海南省及山东省5所医院(三级医院3所、二级医院2所)的438名临床护士进行问卷调查。本研究中样本量为量表条目数的9倍,灾害准备度量表为45个条目,因此样本量至少需要409人,为保证足够的样本量,增加10%的流失率,最终确定样本量为450人。根据医院的规模,每所三级医院调查110名护士,二级医院调查60名护士。纳入标准:(1)注册护士;(2)在岗护士;(3)自愿参与本研究。排除标准:(1)病休、产休、休假护士;(2)出国留学护士;(3)外出进修护士。
  1.2 方法
  1.2.1 研究工具
  1.2.1. 1 一般资料问卷
  内容包括性别、年龄、工作年限、学历、职称、职务、科室、医院级别、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灾害救援知识培训经历、应急救援演练经历、参加应急救援意愿、自我感知能否完成此次应急救援任务。
  1.2.1. 2 灾害准备度量表
  该量表由Khalaileh等[7]编制,李真和绳宇[8]于2013年将其翻译成中文并进行文化调适,主要用于评估护士的灾害准备度。量表包括灾害知识(25个条目)、灾害技能(14个条目)及灾后管理(6个条目)3个维度,共45个条目。采用Likert 6级计分法,从“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分别计1~6分。总分45~270分,条目均分1~2.99分代表灾害准备度较差,3~4.99分代表灾害准备度中等,5~6分代表灾害准备度较好。该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65,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1.2.2 调研方法
  通过网络问卷形式收集资料,在征得被调查单位的管理者同意后,由管理者将问卷链接转发给在岗临床护士。本研究为匿名调查,问卷首页使用统一指导语说明本研究目的、意义及填写要求,并设置微信限制,每个微信号仅能填写1次。问卷提交后,数据由两人核对,剔除答案前后矛盾、答题时间少于100 s的无效问卷。共回收问卷450份,剔除无效问卷12份,回收有效问卷438份,有效回收率为97.33%。
  1.2.3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频数、百分比描述;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描述;两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多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影响因素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2 结果

  2.1 临床护士的一般资料(见表1)
  表1 临床护士的一般资料(n=438)
  
  2.2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见表2)
  表2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总分及各维度得分(n=438)
  
  n=438)
  2.3 不同特征的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见表3)
  表3 不同特征的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得分比较(n=438)
  
  2.4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的影响因素
  以灾害准备度得分为因变量,以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作为自变量,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自变量赋值见表4,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5。
  表4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影响因素自变量赋值方式
  
  表5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
  

  3 讨论

  3.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较好
  本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间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得分为(4.55±0.84)分,介于3~4.99分之间,处于中等偏上水平,说明护士灾害准备度较好,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护技能及相关知识掌握程度较高,与国内的研究结果[9-11]相似。原因可能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后,医护人员紧急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救治工作中,通过实践强化了灾害准备知识和技能,使灾害准备度得以提升。从具体维度来看,得分最高的是灾害技能维度,其次是灾害知识维度,与李真和绳宇[8]的研究结果不一致,其发现灾害知识得分最高,灾害技能得分最低。分析原因可能是:当前正处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为提高医护人员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护能力,医院采取多种形式对医护人员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知识的培训,特别是防护技能的培训,以便让护士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最基础、最重要的防护技能,并尽快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中,在临床工作中经过不断实践进一步提高相关技能,因此,本研究护士灾害技能得分最高。其次,护士是灾害救援工作的主力军[12],在救援工作中护士能认识到自身在救灾知识和技能等方面存在的不足,从而促使其主动进行应急救援知识及技能的学习和训练;另外,媒体的全面宣传、文献数据库的免费开放,均有助于临床护士第一时间了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和防护的新进展,从而提高知识储备。本研究发现,临床护士的灾后管理维度得分最低,与薛超莉等[13]研究结果一致。可能与以往的培训较少涉及灾后管理有关。王萍等[14]也证实,护士缺乏灾害后期心理救护的能力。研究表明,47.46%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伴有焦虑或紧张情绪,27.12%的患者伴有孤独和抑郁情绪,并可能长期伴有严重的心理障碍[2,15-16]。患者在患病初期能接受心理干预,对其灾后心理重建将起关键作用。护士是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接触最早、最密切的人,这就要求护士不仅要具备紧急救援的能力,还要具备灾后管理的能力,特别是灾后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和关注,如老年人、儿童、孕妇、残疾人等[17]。提示临床护士应掌握简单的心理护理干预方法,重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心理护理,并在治疗期间为患者提供全程心理干预,充分发挥自身在灾后管理中的作用。
  3.2 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的影响因素分析
  3.2.1 工作年限
  本研究发现,工作年限16年及以上的护士灾害准备度明显优于工作年限16年以下的护士,与李晓芳等[18]的研究结果相似。可能与护士参加工作的时间越长,其工作经历更丰富有关。杨海红等[19]发现,首批参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支援的低年资护士的救援知识储备和专科技能不足,并表达出强烈的培训需求。提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定点医院的护理管理者应加强对低年资护士灾害救援的培训,如通过设置模拟病房开展站点式防护实操培训,包括接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工作流程、防护用具的穿脱、隔离病房的分区与布局等,采用线上学习相关内容,线下预约实操培训模式[20],全面提高护士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工作的能力。
  3.2.2 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
  本研究结果显示,有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的护士灾害准备度明显优于无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的护士,与国内研究结果[10,21]一致。救援经历让护士置身于实战中,通过真实的内心体验提高护士对具备灾害护理能力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认识,在灾害救援中发现自身存在的不足,并在工作中进行强化训练,从而提高了自身灾害救援能力的储备[22-23]。提示护理管理者可对有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的护士针对性地分配工作任务,发挥护士个体优势,更好地服务于患者。
  3.2.3 灾害救援知识培训经历
  灾害知识培训是护士获得灾害救援知识和技能的重要方式,护士可通过积极参与灾害救援知识培训及演练来提高灾害应对能力[24-25]。本研究发现,有灾害救援知识培训经历的护士灾害准备度明显优于没有培训经历者,与魏雪梅等[10]的研究结果一致。分析原因可能是近期医院多次组织护士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知识的培训,护士对灾害救援工作内容的认识不断提升,因此灾害准备度好。研究发现,通过灾害救援知识和技能培训,能让护士认识到具备灾害护理能力的必要性,提高护士对灾害救援职责与任务的认知,从而提升灾害救援意识及现场救援能力[23,26]。提示护理管理者应积极开展灾害相关课程的培训及灾害救援的演练,从而提高护士的灾害准备度。
  3.2.4 自我感知能否完成此次应急救援任务
  本研究发现,自我感知能完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救援工作的护士灾害准备度明显高于自我感知不能完成的护士,与符敏等[6]的研究结果不一致。分析原因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以来,护士作为救援的主力军,虽然知道此次救援工作风险高、环境艰苦、工作任务重,但职业的使命和社会责任感使临床护士主动要求参与抗疫一线救治工作,并为此积极做准备,包括知识和技能的准备。Usher等[27]认为,护士灾害准备度的差异主要源于护士个人,与其所在国家或医疗单位无关。做好充分准备是应对高风险、艰巨性任务的基础,99%的抗疫一线护士对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充满信心[28],因此,做好充分准备并对完成任务充满信心能提高护士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能力。

  4 小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临床护士的灾害准备度较好,工作16年及以上、有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经历、有灾害救援知识培训经历、自我感知能完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救援任务的护士灾害准备度较高,提示护理管理者应加强一线护士及储备支援护士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知识、技能及心理干预方法的培训,提高临床护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应急救援能力,为储备应急人力资源提供保障。本项目通过便利抽样方法在不同省份的5所医院进行网络问卷调查,可能存在抽样偏倚;且仅纳入护士的一般社会学资料,未对护士灾害护理能力进行干预,后续应进一步完善相关研究。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EB/OL].(2020-01-20)[2020-02-14].http://www.nhc.gov.cn/jkj/s7916/202001/44a3b8245e8049d2837a4f27529cd386.shtml.
  [2]卢南君,桑宇飞,李录.医院护理人员灾害救援知识掌握情况现状调查与对策建议[J].中华灾害救援医学,2018,6(12):665-669.DOI:10.13919/j.issn.2095-6274.2018.12.002.
  [3]青岛新闻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全国已派3.2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武汉[R/OL].[2020-02-17].http://news.qingdaonews.com/qingdao/2020-02/17/content_21272980.htm.
  [4]HUTTON A,VEENEMA T G,GEBBIE K.Re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ICN)framework of disaster nursing competencies[J].Prehospital and Disaster Medicine,2016,31(6):680-683.DOI:10.1017/s1049023x1600100x.
  [5]胡霞,杨轶,罗健,等.护士灾害准备度研究进展[J].护理学杂志,2017,32(24):94-97.DOI:10.3870/j.issn.1001-4152.2017.24.094.
  [6]符敏,胡少华,陈永惠,等.安徽省三级甲等医院低年资护士灾害准备度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7,33(22):1746-1749.DOI:10.3760/cma.j.issn.1672-7088.2017.22.019.
  [7]KHALAILEH M A,BOND A E,BECKSTRAND R L,et al.The Disaster Preparedness Evaluation Tool:psychometric testing of the Classical Arabic version[J].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2010,66(3):664-672.DOI:10.1111/j.1365-2648.2009.05208.x.
  [8]李真,绳宇.急诊护士灾害准备度现况调查[J].中华护理杂志,2014,49(6):699-703.DOI:10.3761/j.issn.0254-1769.2014.06.015.
  [9]马静,向丽云,李玲,等.宁夏地区急诊科护士灾害准备度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7,52(9):1104-1107.DOI:10.3761/j.issn.0254-1769.2017.09.018.
  [10]魏雪梅,何剑,邓美红,等.灾害救援储备库护士的灾害准备度调查[J].中国医院,2016,20(2):78-80.DOI:10.3969/j.issn.1671-0592.2016.02.032.
  [11]徐晓华,绳宇,李真,等.中国护士灾害准备度的横断面调查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6,51(8):903-908.DOI:10.3761/j.issn.0254-1769.2016.08.002.
  [12]陈永惠,胡少华,符敏,等.急诊护士灾害护理核心能力现状及培训需求[J].护理研究,2016,30(12):1509-1511.DOI:10.3969/j.issn.1009-6493.2016.12.037.
  [13]薛超莉,常淑文,窦英茹,等.临床护士灾害准备度的横断面研究[J].护理学杂志,2019,34(6):51-54.DOI:10.3870/j.issn.1001-4152.2019.06.051.
  [14]王萍,赵敏,赵琳.293名大学生SARS流行期与流行期过后心理状况调查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4,12(6):419-420.DOI:10.3969/j.issn.1005-1252.2004.06.008.
  [15]程家国,谭晓东,张玲,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及隔离留观者心理状况的影响因素研究[J/OL].护理管理杂志:1-5[2020-03-08].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4716.C.20200303.0926.002.html.
  [16]姚溪.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护理人员突发事件应对能力横断面研究及对策分析[D].锦州:锦州医科大学,2017.
  [17]李斯俭.灾害管理原则及对灾害护理专业发展的启示[J].护理学杂志,2014,29(2):1-4.DOI:10.3870/hlxzz.2014.02.001.
  [18]李晓芳,赵生秀,李月美.青藏高原地区护理人员灾害护理核心能力现状调查与分析[J].高原医学杂志,2017,27(2):39-42.
  [19]杨海红,戴莉,陈秋香,等.基层医院首批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护士心理体验的质性研究[J/OL].护理管理杂志:1-4[2020-03-08].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4716.C.20200220.1442.002.html.
  [20]冉玉芹,吴雷,辛云燕,等.重庆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非集中救治点区县二级医院的护理应急策略探讨[J/OL].重庆医科大学学报:1-5[2020-04-29].https://doi.org/10.13406/j.cnki.cyxb.002463.
  [21]敢海芹,罗小欧,许彦丹.浙江省8所三级甲等医院急诊科护士灾害准备度现况调查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8,18(12):1714-1718.DOI:10.3969/j.issn.1672-1756.2018.12.028.
  [22]杨杏静,周嫣,周如女,等.护士灾害护理能力现况调查与影响因素分析[J].齐鲁护理杂志,2015,21(10):23-25.DOI:10.3969/j.issn.1006-7256.2015.10.012.
  [23]刘玉青,吕萍.急诊科护士在灾害救护及突发事件中存在的问题及培训策略[J].当代护士(中旬刊),2018,25(3):181-183.
  [24]AL THOBAITY A,PLUMMER V,INNES K,et al.Perceptions of knowledge of disaster management among military and civilian nurses in Saudi Arabia[J].Australasian Emergency Nursing Journal,2015,18(3):156-164.DOI:10.1016/j.aenj.2015.03.001.
  [25]LABRAGUE L J,YBOA B C,MCENROE-PETITTE D M,et al.Disaster preparedness in Philippine nurses[J].Journal of Nursing Scholarship,2016,48(1):98-105.DOI:10.1111/jnu.12186.
  [26]李云峰,王丽媛,臧渝梨.地震救灾护理人员的灾害护理能力及其对相关必要性的认识[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3,30(4):23-25.DOI:10.3969/j.issn.1008-9993.2013.04.007.
  [27]USHER K,MILLS J,WEST C,et al.Cross-sectional survey of the disaster preparedness of nurses across the Asia Pacific region[J].Nursing&Health Sciences,2015,17(4):434-443.DOI:10.1111/nhs.12211.
  [28]应淑颖,郑丽平,曹利利,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护士心理弹性及影响因素研究[J/OL].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20,26(2020-03-02)[2020-03-03].http://rs.yiigle.com/yufabiC/1183307.htm.

在线客服